广东省监狱管理局
关注广东监狱微信公众号

可通过微信查询服刑人员信息

远程会见预约
12348 广东法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 理论研究

监狱核心文化建设初探

四会监狱 黄细平

时间:2012-12-20   来源:本网站  访问量:16533



    摘要:党的是十七届六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目标。监狱如何围绕这一目标,加强文化建设,构建监狱核心文化体系是监狱改革发展的重要课题。本文尝试对监狱核心文化的内涵以及所包括的主要内容进行探讨,分析监狱核心文化对监狱发展建设的影响和作用,并从监狱工作实践出发对如何加强监狱核心文化建设进行谈一些个人看法。

【关键词】监狱文化  核心文化  三个至上  治监理念

    胡锦涛在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上指出:“我们要更好地把全国各族人民的意志和力量凝聚起来,万众一心地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而奋斗,就必须大力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不断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提供有力的思想保证、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围绕“深入文化体制改革、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这一主题,党中央明确提出了“建设有中国特色文化强国”的目标,对加强文化建设作出的重大部署。作为监狱,如何贯彻全会重要精神,把握发展契机,加强监狱文化建设,构建监狱核心文化体系,是提高警察队伍整体素质,提升教育改造质量的重要途径,也是进一步理清发展思路,推进监狱工作科学发展,体现社会主义监狱时代特征的应有之义。
    一、监狱文化的初步认识
    广义的文化,顾名思义,是一种社会现象,代表的是当时当代社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总合。狭义的文化指的是社会意识形态和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组织结构,包括宗教、信仰、风俗习惯、道德情操、学术思想、文学艺术、科学技术、各种制度等。我们谈的监狱文化,是广义上的文化,是监狱作为特定性质的国家物质附属物,在建设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的独具行业特色的包括价值观念、治监理念、行刑方式、群体意识、环境风格、行为规范等在内的全部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它不仅包括监狱内部共同树立的价值观、道德法律意识、作风传统及追求目标等,而且还包括这些因素具体化和物质化的诸方面要素,如监狱精神、管理理念以及监狱存在的物质条件和创造的社会精神和物质产品等。在内容上,监狱文化包括了警察职工在监狱发展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是警察职工辛勤劳动、创造的劳动成果。在载体上,监狱文化不能脱离监狱历史而独立存在。在本质上,监狱文化是警察职工长期的、深层次的心理积淀。
    监狱文化受社会大气候制约,为国家意识形态所规定,与传统文化、社会主流文化紧密相连,是社会法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在长期的刑罚执行实践中,监狱与社会之间、监狱警察之间、警察与罪犯之间、罪犯之间关系互动,以及监狱特定的环境和功能的影响下产生的,并伴随社会政治、经济和人文的发展而不断丰富。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大背景下,监狱工作要实现长治久安,又快又好的发展,有赖于监狱文化的发展和提升。监狱文化建设是监狱工作的灵魂,也是监狱建设发展的“软实力”,只有深刻把握监狱核心文化发展趋势,加强监狱核心文化建设,监狱才会持续、健康向前,才能实现监狱事业的全面发展。
    二、监狱核心文化的基本理解
    核心文化是指主体以其需求系统为基础,对主客体之间的价值关系进行整合而形成的观念形态,集中体现主体的愿望、要求、理想、需要、利益等。《文化学辞典》援引美国文化学家克罗伯的观点:文化的核心就是在历史中形成的价值系统,不同质的文化,可依据这种价值系统的不同而作出区别。也就是说,尽管文化的形式和内涵是丰富多样的,但核心文化只有一个,即价值体系,它决定了文化的性质,是不同文化相互区别的标志。监狱文化作为文化的一个分支,或者说是文化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其核心也就是监狱价值体系。监狱核心文化集中体现在监狱中行刑主体和服刑主体的愿望、要求、理想、需要和利益等。监狱核心文化的基本内容主要包括行刑主体和服刑主体的价值观念及思想意识,它包含监狱的环境文化、信念文化、执法文化、廉政文化等。在当前全力推进监狱工作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构建监狱核心文化体系显得尤为重要。监狱核心文化对监狱工作具有不可替代的导向、约束、凝聚和激励作用,它是监狱警察职工奋发向上的精神力量和团结进取的精神纽带,是监狱安全稳定、文明执法的根本法宝,是监狱开拓创新、持续发展的不竭动力。从监狱的发展历程和本质属性等情况来看,笔者认为当前监狱核心文化主要体现在法治文化、安全文化和发展文化三个方面:
    (一)法治文化。我国的最早的“法律”出现在奴隶社会,源于夏朝的“禹刑”,以后各代均有刑律。据甲骨文记载,伴随着刑法的发展,到商代出现了司法机构,并设置了监狱。“皋陶造狱,划地为牢”,皋陶是我国最早提出创建监狱的人,被史学界和司法界公认为“司法鼻祖”。皋陶的“法治”、“德治”思想对中国古代法律文化有着重要影响。我国古代第一部比较系统的封建成文法典——战国时期法学家李悝编写的《法经》中,“囚法”就具有监狱管理法规的性质。关于监狱的规定在各朝大法如唐律、宋刑统、大明律、大清律等编目之中都有记载。清末,清政府聘请日本监狱学者小河兹次郎与中国改良派学者共同起草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监狱法典——《大清监狱律草案》,开创了中国独立的监狱立法的先河。进入近代,国民政府于1946年颁布的《监狱行刑法》,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公布并实施的监狱法律。新中国成立后, 1954年我国颁布施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改造条例》,这个行政法规起到了临时“监狱法典”的作用,成为新中国监狱工作的主要法律依据。1994年12月29日,我国颁布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部监狱法律,它的颁布完善了我国刑事法律体系,也表明我国监狱工作真正步入的“法制”轨道,并逐渐形成了当前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监狱法治文化。
    (二)安全文化。从我国古代监狱的诞生开始,监狱设施和管理的警戒性、防卫性就已被重视,各个时期的监管安全都在监狱工作中具有重要的地位。从古时的“狱”字的创意中,即有“二犬所以守也”之意,它的警备、防卫设施在早期已经设置。无论是奴隶社会还是封建社会的监狱,其主要职能均是防止逃逸。古代的监狱为防止囚徒和服役的刑徒逃跑,管理十分严格,囚禁的犯人一律都加戴刑具,并受到严密监视,即使劳作时也不例外。唐朝的《唐律》,对狱具的种类及规格用法律形式加以统一,狱具的施用则依狱囚的罪行大小而有所区别,囚犯在配决后罚做苦役时仍要戴上钳或盘枷等戒具,以防止逃亡。这些制度可以看作监狱的安全文化的源头,并且延续千年。
    中国古代监狱由于统治和条件的限制,监狱安全基本上是停留在防止罪犯脱逃上,这样的安全无疑带有很大片面性和被动性。随着监狱工作方针的调整,当代监狱担负着刑罚执行、惩罚与改造罪犯、减少和预防犯罪的职责,在安防设施高速发展,管理手段日渐完善的今天,监狱安全文化逐渐有了更高的要求。过去防止脱逃的单一要求,到现在已经发展为要求实现“四无”,即无无罪犯脱逃、无重大狱内案件、无安全生产死亡责任事故、无重大疫情。除了要实现“四无”,监狱还要保障罪犯的生命权、健康权,减少罪犯的“非正常死亡”,以及确保监狱警察队伍的安全。这些内容都是过去的监狱安全文化中没有的,充分体现了当前监狱安全文化的全面性。而建立狱情排查、防控与处置机制,则把监狱的安全文化变被动为主动,主动发现安全隐患,主动针对隐患和漏洞实施有效的预防、消除和整治,充分体现了当前监狱安全文化的主动性。
    (三)发展文化。据中国监狱发展史记载,最先具有监狱性质的场所出现在夏代,被称作“丛棘”。当时的奴隶主为了惩罚战俘和奴隶,会从山上砍来酸枣树,将其编围成墙,将囚犯困于丛棘之中,这就是最原始监狱的前身。到了商代,监狱逐渐发展为“牢”,《说文解字》中这样诠释:“牢,闲羊牛马圈也。”,当时的奴隶主就是将奴隶用绳索捆绑起来,圈于“牢”中,形似监狱。周代的监狱开始“筑土表墙”,因为“其形圜也”被称作“圜土”,也叫“囹圄”,意为令囚犯闭门思过,改恶为善。到了汉代,将囚禁罪犯的场所逐渐称为“狱”,开始把囚犯细化、分类,还将监狱的设置、管理以及对囚犯的惩罚和劳作提上了议事日程,逐步形成了治狱策略,基本上奠定了中国监狱的基础。在随后的朝代里监狱的各项管理制度日渐完善,在清朝后期的监狱监管安全管理中,随着封建社会后期,国际形势的发展,提出了系列的监狱改良活动,完善了监狱监管安全规章制度,为后来的监狱立法都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新中国,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监狱也获得了空前的发展,监狱管理工作由人海战术向“人防、物防和技防相结合”转变,一座座设施齐全、功能完备的现代化监狱拔地而起,数字监控、监管设施更加配套,安全系数大大提高。随着监狱体制改革和监狱布局调整的实施,理顺监狱体制,调整工作职能,改善发展和执法条件,监狱警察的社会地位不断提升。这些变化,彰显了新时期社会主义现代化监狱的文明进步。
    监狱的发展文化的形成既体现在物质文化的发展,也体现在方针政策的转变,监狱工作的发展依赖于监狱工作方针的指引。建国以来,我国监狱工作的方针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方针——“三个为了”。建国初期,因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大规模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当时接收国民党的监狱数量有限,已无法容纳大批的反革命分子和刑事罪犯,毛泽东主席在修改审定《第三次全国公安会议决议》时指出:“大批应判徒刑的犯人,是一个很大的劳动力,为了改造他们,为了解决监狱困难,为了不让判处徒刑的反革命贩子坐吃闲饭,必须立即着手组织劳动改造工作”。“三个为了”就成为了我国监狱工作初期的指导方针,使监狱在当时成功改造了大批罪犯,并为国家和社会创造了一定的物质财富,支援了国家经济恢复和建设。第二个阶段方针——“两个结合”。1954年9月7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改造条例》规定:“劳动改造机关对于一切反革命犯和其他刑事犯,所实行的劳动改造,应当贯彻惩罚管制与思想改造相结合、劳动生产与政治教育相结合的方针”。这个方针较好地解决了惩罚管制与思想改造、劳动生产与政治教育之间的关系,其贯彻执行提高了监狱工作的整体水平,促进了监狱工作的全面健康发展。第三个阶段方针——“改造第一、生产第二”。《劳改条例》颁布后,在一定时期,监狱工作出现了一些“左”的倾向,背离了监狱工作的方向,片面追求生产上高指标,对罪犯超负荷劳动,管理经验不足,造成罪犯非正常死亡增多的现象。“改造第一、生产第二”方针的实质就是要求监狱工作把改造罪犯这一政治任务放在首位,把监狱生产的经济任务放在第二位,它对于确立监狱工作的方向,提高监狱工作质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第四个阶段——“惩罚与改造相结合,以改造人为宗旨”。1994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第3条规定:“监狱对罪犯实行惩罚与改造相结合、教育与劳动相结合的原则,将罪犯改造成守法公民”。惩罚与改造时我国监狱工作的两项任务,二者相互联系,又有区别,惩罚是改造的前提和保证,改造是惩罚的目的,把握好惩罚与改造的结合点显得尤为重要。监狱工作方针经历的四次变化,无一不是发展的结果,可以说,是发展的需要导致了变革,由于变革又促进了发展。发展文化推动着监狱工作的变革和创新。
    三、监狱核心文化的内涵
    监狱核心文化,在学术界和监狱工作实践中,许多人有不同的见解,虽然目前还没有明确的定论,但不同的观点都体现了对监狱文化的关注和探索。当前,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大背景下,笔者认为作为维护社会稳定与发展的重要力量——监狱,应该抓住有力时机,积极构建监狱的核心文化体系,通过牢固树立法律至上、安全至上、发展至上的工作理念,来丰富监狱核心文化的内涵,推动监狱核心文化建设,实现监狱的全面协调发展。
    (一)法律至上
    “监狱是社会文明进步的窗口,在监狱行刑过程中贯彻依法治监的原则,不仅是依法治国方略在监狱行刑中的具体体现,而且将有地推动依法治国方略的及早实现。”江泽民同志指出:“法律至上是指法律在社会规范中具有最高权威,所有的社会规范都必须符合法律的精神”。党和国家提出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法治理念已经成为我国社会文明和进步的重要标志。人类文明历经原始到文明,作为国家暴力机关的监狱,职能得到不断完善。新时期监狱的职能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执行刑罚,而是包含打击犯罪,维护社会正常的政治、经济秩序,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和谐等多种职能。监狱作为刑罚执行机关,依法治监是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党和国家管理监狱的必然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等一系列法规对监狱的性质和任务进行了明确,《监狱法》第一条规定:为了正确执行刑罚,惩罚和改造罪犯,预防和减少犯罪,根据宪法,制定本法。第三条规定:监狱对罪犯实行惩罚和改造相结合、教育和劳动相结合的原则,将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法律成为了监狱行使一切职权的依据和保障。可以说,依法治监,法律至上就是监狱法治文化的核心。
    (二)安全至上
    作为社会管理的一部分,监狱的安全是实现国家安全、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和谐的重要组成部分。监狱是社会的一道特殊的防火墙。在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大环境下,监狱通过对罪犯实施有效的监管和改造,彰显公平正义,对预防和较少犯罪,维护社会安全稳定起着直接的保护作用。安全稳定是监狱的生命线,作为国家的刑罚执行机关,要实现惩罚与改造罪犯的职能,安全是监狱的第一要务,确保监狱安全是监狱实现惩罚职能,提高改造质量,维护公平正义的前提和基础。安全稳定是监狱一切工作的基础和保障,没有监狱的安全稳定,监狱的发展也就无从谈起。无论是从促进社会安定有序的角度,或是从监狱自身发展的需要,安全至上都是监狱工作的永恒主题。
    (三)发展至上
    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尤其在和平年代,更加凸显发展的重要性。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坚持“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一中心思想。社会需要发展,监狱作为社会管理的组成部分,也离不开发展。古往今来,社会的发展离不开文化的支撑,同样监狱的发展也需要文化的传承。监狱文化,无论是物质文化还是精神文化的传承,都需要以发展作为载体。新中国成立后,虽然我国监狱的发展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但与发达国家的监狱相比,在制度管理、科技含量以及改造质量等方面都存在一定的差距。面对经费不足,硬件设施不完善,物防、技防水平落后,押犯结构日趋复杂的现状,监狱要贯彻落实“首要标准”,必须要走发展的道路,也只有发展才有出路。监狱工作实践也充分证明,发展是硬道理,只有坚持以发展为主题,用发展的眼光、发展的思路、发展的办法解决前进中的问题,监狱工作才会走上全面、协调、科学发展之路。坚持发展至上是我们必然的选择。
    “法律至上,安全至上,发展至上”是相互联系的有机整体,“法律至上”是前提,“安全至上”是基础,“发展至上”是目标,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三个至上”作为监狱的核心文化理念,不仅准确反映了监狱工作的基本规律,也为监狱加强文化建设,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服务经济社会科学发展指明了方向。探索、研究、把握监狱核心文化,根本目的就是通过加强监狱核心文化建设,更好地发挥其功能作用,提升监狱工作软实力,确保监狱安全稳定,促进工作长远发展。
    四、加强监狱核心文化建设的工作思路
    加强监狱核心文化建设,是构建监狱理念体系,培育监狱精神,形成核心价值体系,实现监狱的全面协调发展的重要内容。因此,笔者结合工作实践,提出要牢固树立“法律至上、安全至上、发展至上”工作理念,努力实现“安全稳定、公正高效、政通人和、协调发展”的工作目标,围绕这一工作理念和目标,就如何加强监狱核心文化建设在以下几个方面做一些探讨。
   (一)坚持依法治监,实现以文育警
    监狱人民警察作为法律的执行者,既是监狱的管理者也是罪犯的教育者,坚持依法治监必须把提高警察队伍整体素质及工作能力作为监狱工作的重中之重。因此,必须大力加强监狱核心文化建设,以满足警察职工精神的文化需求,以优秀的组织文化建设加以强化才能挖掘队伍潜力,激发队伍工作热情,推动监狱事业持续、健康向前发展。
    加强制度文化建设。增强法治观念,严格的执法和管理,通过文明规范的执法和管理工作,营造公平正义的执法环境,充分体现法治的人文精神和司法的人文关怀。深化狱务公开,切实增强监狱工作的透明度和公信力,依法保障人民群众对监狱执法活动的知情权、监督权,以公开促公正。加大廉政文化建设力度,提高警察廉政执法素质,营造遵规守法,诚实守信,崇廉尚廉的风气;形成警察依法行政,文明执法,秉公用权的长效机制,为监狱的持续安全稳定及和谐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政治保证。加强信念文化建设。要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等重要思想武装队伍,旗帜鲜明地开展理想信念教育。把宗旨意识教育、职业道德教育作为信念文化建设的重点,促使广大民警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增强宗旨意识和职业道德观念,解决好“相信谁、依靠谁、为了谁”这个根本的立场问题和“为谁执法、如何执法”的执法理念问题,促进了警察队伍的革命化建设。加强素质文化建设。从抓学习入手,努力形成一种“全面学习、终身学习”、“学习工作化、工作学习化”的新风尚,做到内容、时间、认识、落实“四个到位”坚持举办各类理论研究、业务学习班,加强教育培训基地建设,营造学习之风、研究之风、探索之风。把学历教育与专业化建设有机地结合起来,让警察职工在自学中成才,通过学习型队伍的建设,提高警察队伍的理论文化素质,促进队伍的专业化建设。加强团队文化建设。着重培养警察队伍的大局意识、协助精神和奉献精神,核心是协同合作,最终目的是提高警察队伍的向心力和凝聚力。发挥领导干部团队中的引领、模范作用。不断凝聚队伍的向心力和干事创业的合力,增强警察职工对监狱工作的归属感和职业的认同感。
   (二)坚持安全为天,实现以文化人
    安全稳定是监狱工作永恒的主题,也是监狱工作的最基础的工作。应当在全监警察职工中牢固树立安全就是保障,安全就是效率,安全就是政绩的意识,确立监管安全是前提,生产安全是基础,队伍安全是保障的全局观念,通过筑牢安全稳定首位意识、健全安全防控体系、提高管理能力、强化教育工作来实现监狱安全稳定的常态化。要强化制度执行力。一个再好的安全制度,大家不执行,监督不到位,就体现不出制度的严厉性。因此,不管是监管安全,还是生产安全,都必须加强监督检查,严格落实责任追究制度,切实在安全制度的落实上下功夫。加强警察安全意识的教育培养,严格落实好各项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监狱的安全稳定才有保障;要营造安全文化氛围。要建立完善的教育培训机制,采取灵活多样的教育形式,使警察正确认识和把握罪犯的本质特征,时刻保持高度的警觉,真正能在工作中、生活中注重安全意识的养成,把好的安全习惯带到具体工作中,营造人人重视安全、事事注重安全、处处保证安全的文化氛围;要加强安全机制建设。要通过与地方党政机关、驻监武警部队等单位建立安全联防工作机制,制定应急预案,开展应急演练,通过组织各类安全活动,加大宣传力度,使安全理念真正深入人心,进一步提高安全文化的层次,提高安全防范水平。
    另一个层面,要实现“从保安全到创安全”工作理念的转变,努力在管理教育对象上下功夫,用创新教育改造方法来转化服刑人员,不断引导他们的价值取向和道德取向往更高层次发展,实现个人行为由他律转向自律,从而减少安全稳定不稳定因素,最大限度消除安全隐患。一是要培养学习兴趣。要认真贯彻落实“5+1+1”教育改造模式,针对教育效果不明显、针对性不够强等问题,结合服刑人员的兴趣爱好,坚持在教育方式、教育内容等方面下功夫,积极培育服刑人员的学习兴趣;二是要发扬传统文化。当前,很多监狱单位都开展了国学教育,这是监狱文化建设的一个重要方面。在实践中,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要求服刑人员会背三字经、弟子规的层面上,更重要的是要让他们知道其中的内容和涵义,并能举一反三,自觉运用到改造当中,为自己的重塑健康人格奠定基础要通过宏扬优秀传统文化,健全服刑人员人格。以此逐步使其养成赎罪、知礼、感恩、从善的良好品质;三是要打造监区文化。首先,要使服刑人员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通过各种文化活动使其明认罪悔罪,明辨是非,知荣知耻。其次,要教育其将刑期当学期,努力提高文化水平和劳动技能,为回归社会、适应社会、谋生就业储存文化和技术知识。第三,要让其在各种监区文化活动中,不断地锻练自己、反思自己和自觉改造自己,确保罪犯刑满释放后能用最短的时间从“监狱人”向“社会人”转变,成为真正的守法公民。四是加强技能培训。在劳动改造过程中,要注重培养罪犯吃苦耐劳的意志和配合协作的团队精神,进一步端正劳动态度,培养遵守社会规范的习惯。在办好扫盲班、小学、初中班外的基础上,积极举办电工、烹调等技术培训班,鼓励服刑人员参加职业技术培训,为回归社会后拥有一技之长,就业谋生奠定基础。
   (三)坚持协调发展,实现以文兴监
    发展是人们在实践基础上对社会发展系统化、理论化的认识,它是社会发展的客观进程在人的意识中的反映。人们常说思维决定观念,观念决定思路,思路决定出路,监狱事业要发展,就要求监狱警察职工强化发展意识,发扬创新精神。要理清发展思路,明确发展方向。要站在推进监狱整体工作全面协调发展的高度,不断创新工作思路,综合运用法律、管理、教育等多种知识、多种技能去应对工作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认真研究工作规律,狠抓管理机制运行,着力在用人机制、工作机制、监督机制方面进行创新,进一步提升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要创新工作方法,提升发展速度。要实现监狱事业的全面发展,就必须具备创新精神。如果不创新,不改进工作方法,没动力、没激情,就难以实现快速发展。要站在推进监狱整体发展的高度,综合法律、管理、教育等多种知识、多种技能去应对工作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进一步提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把创新的新思路、新举措放在监狱工作的实践中去检验,全力打造符合监狱特色的亮点工程,把特色项目做大做强,做出成效;要营造良好氛围,凝聚发展力量。大力营造鼓励积极创新的舆论氛围,激发广大警察职工的积极性及创造力,形成人人思发展、谋发展、求发展、促发展的文化导向,使监狱工作的创新具备深厚的群众基础,使警察职工特别是青年警察敢于创新、愿意创新、乐于创新,搭建警察职工施展才干,展现自我的有效平台。通过发展文化的熏陶与凝聚,使监狱全体警察职工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形成共同的价值观念和共同的目标追求,并由此焕发出积极进取的团队精神。

参考文献:
(1)《文化学辞典》,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8年出版。
(2)薛梅卿:《中国监狱史》(绪论),群众出版社1986年版。
(3)冯建仓:《监狱法的充实与完善》,中国检察出版社2000年版,第11~12页。
(4)孙平:《文化监狱的构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5)李彦桥、王振汉.关于监狱核心文化建设的若干思考.中国监狱学刊 ,2008年5期.
(6)浅谈推进监狱文化建设的几点思考
http://wenku.baidu.com/view/57a1f24e2b160b4e777fcf07.html
(7)《文化监狱的构建》,孙平,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8)揭秘中国古代监狱
http://wenku.baidu.com/view/0e2c9742336c1eb91a375d5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