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监狱管理局
关注广东监狱微信公众号

可通过微信查询服刑人员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神州一览

用真情拓展艾滋病罪犯生命的宽度

时间:2017-03-01     来源:法制网    访问量:1224   

    如果身边有艾滋病患者,恐怕很多人都会避之唯恐不及。可如果有一份工作需要每天和艾滋病人打交道,而这些病人还是具有攻击性的罪犯呢?


  2017年2月14日,是山东省新康监狱艾滋病监区建立十周年的日子。


  日前,《法制日报》记者走进山东新康监狱艾滋病监区,和管教干警近距离接触,倾听他们深情讲述与艾滋病罪犯打交道的故事。


  “工作再危险、再困难,总要有人去干!”


  “2006年,新康监狱按照省监狱管理局‘全省在押艾滋病犯由新康监狱集中收押收治’的指示要求,开始筹建艾滋病监区。消息传来,引起一片震动——‘艾滋病是绝症,无药可治’,‘艾滋病传染性很强,唾液、蚊子都能传染’,一时间,人们‘谈艾色变’,加上艾滋病犯的集中收押在山东是第一次,没有经验可以借鉴,这种情况下,监区警察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回想起艾滋病监区筹建之初,新康监狱三监区监区长樊明旗记忆犹新。


  2007年2月14日,经过紧张筹备,新康监狱三监区开始正式关押艾滋病犯。


  “每次感冒、发烧、咳嗽时,干警们都犯嘀咕,自己是不是被艾滋病罪犯传染了?即使最平常的洗手,都是先用碘伏反复消毒,再用洗手液反复揉搓,似乎只有搓下一层皮才够安全,而且还要面对别人异样的目光。短短一个月下来,每个人瘦了十多斤。


  “当时真的很难,很难!但是工作再危险、再困难,总要有人去干!这是当时每个志愿调入艾滋病监区干警的心里话。”樊明旗说。


  既然选择了,就不后悔。他带领干警通过听专家讲座、查阅资料等方式学习艾滋病防治知识,对艾滋病有了正确认识,逐渐减弱了“恐惧心理”,并对每一名病犯的病情都有了掌握。


  “我们想努力为他们营造一种氛围:这里没有歧视。”


  “监区成立之初,曾有人提议,对罪犯设置专门的谈话室,中间设玻璃防护墙,平时进出监区要穿防护服。但是,为了拉近与艾滋病罪犯的距离,让他们感受到尊重,赢得信任,面对同时并发乙肝、肺结核等疾病的艾滋病罪犯,监区警察坚持不戴手套、不穿防护服,每天与艾滋病罪犯‘零距离’接触,面对面交流。我们想努力为他们营造一种氛围:这里没有歧视。”新康监狱副监狱长吴承增说。


  “木犯,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入狱时全身患严重皮肤病,身上随时都有皮屑掉落、血迹渗出,其他病犯都不愿和他在一个监室,加上刑期又长,木犯的改造压力非常大。我们也顾虑重重:尽管我们已经积累了一些管教经验,但像木犯这种随时出血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怎么办?我和监区其他警察,对待木犯和其他罪犯一样,正常进行治疗和管教。而事实上,每次带他查体对我们都是一种考验和煎熬,搬上搬下时、加戴戒具时,手上难免会沾上血迹,在一次查体中,木犯因身体不适呕吐在我的身上,我没有表露出半点的嫌弃和恐慌,只是关心地询问他的病情。经过用心管教,木犯很快就投入正常改造中。他眼含泪花说:‘这里没有歧视,我很感动。’”樊明旗说。


  吴承增告诉记者,艾滋病罪犯最大的思想问题是觉得“刑期比命长”,没了自由,没了健康,甚至没有家人的关爱,他们容易自暴自弃,可能攻击他人或者产生自杀倾向。“其实每个人都有求生的欲望,而监狱警察需要用关爱这根火柴去点燃它。”


  李犯,38岁,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入监后,不服从管教,拒绝治疗,并向干警叫嚣:“我都快死了,你们要管我,我就把艾滋病传染给你们!”一段时间里,李犯多次与警官发生冲突,被两次加戴戒具。


  为帮助李犯,樊明旗和干警多次找他谈话,经过不断地耐心沟通,李犯终于讲出了心里话:“当时认为得了绝症,反正活不长时间了,而且妻子与我离了婚,朋友也都躲得远远地,心里就想着死吧!死吧!我什么都不怕。没想到你们一直这么关心我,这是我原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打心底里佩服你们。就凭你们对我这么好,我也要好好活下去!”


  “我们虽然不一定能延长他们生命的长度,但我们可以努力帮助他们拓展生命的宽度,让他们有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让他们有尊严地活着,用真心点亮更多罪犯的新生之灯。”樊明旗说。


  “选择了这份职业就等于选择了艰辛。”


  樊明旗说,很多人曾问过他,“面对艾滋病罪犯,你们不害怕吗?”他一五一十地回答:说不怕,那是假话。监区警察,本身就是危险职业,而艾滋病监区的警察,需要担心的就更多了:万一感染了怎么办?一般罪犯行凶袭警可能还需要准备工具,而艾滋病犯自身就是杀伤力强大的武器,防不胜防。


  “一次平常的静脉输液、静脉采血,因为对象是艾滋病犯,也可能是一次‘生与死’的考验。”接受采访时,新康监狱三监区女警官、护士长张莉说。而她和三监区的干警们,长年经受着这种考验。


  三监区干警牛磊告诉记者,5年前他从警校毕业考入新康监狱后到三监区工作,对象在一家医院当护士,因为怕对象担心,很长一段时间没告诉她。


  “每年,监区警察都要进行一次体检。每次体检,三监区警官都心存忐忑,直到拿到体检报告,一看,没事,心里的那块石头才落了地……即便如此,仍然没有一个人选择退缩。”牛磊说。


  十年来,三监区干警在这个特殊的岗位上奋战,与病犯‘零距离’管理模式下,探索总结出‘人格上不歧视,改造上不放松,行为养成上不迁就,心理疏导上不忽视’的管理原则,监区从未发生监管安全事故,干警至今没有出现过违反公正文明执法行为。”新康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沈明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