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网站
关注广东监狱微信公众号

可通过微信查询服刑人员信息

远程会见预约
12348 广东法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广东省茂名监狱老中青三代警察讲述监管场所的变迁

时间:2019-06-19 10:05   来源:南方网  访问量:0

  南方网讯(记者/苏若倩 通讯员/刘洪群 摄影、翻拍/刘洪群)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夕阳下,石滩河水泛着金光。2019年夏季来临前,雨天似乎开启了“包月”模式,阳光灿烂成了奢侈品。难得天晴,李龙良光着黝黑的膀子在广东省茂名监狱边缘的荒地里砍柴,短裤、水鞋、砍柴刀,十足地道的农民。见到有陌生人,赶紧放下柴刀,擦拭汗水,找短袖汗衫往身上套。

    干部戴草帽 罪犯戴竹笠

  今年59岁的警察李龙良在所居住的房子前留影。他现在居住的65平米的宿舍是父亲分的,一位服刑的前国民党团长设计的,70年代的建筑,没有产权,听说将会改为临租房。

  “当警察前,我就是农民。”今年59岁的李龙良说,每天傍晚5:30下班后,他就脱下警服去忙农活。在他开垦的一亩地里,种了生菜、芥菜、油麦菜等7、8个品种,排练整齐,绿意盎然。

  李龙良是茂名市化州人,1978年高中毕业到乡下种田,后招工进入监狱工作,当年工人的工资普遍比干部高,他一直不想考干,直至1994年才考试转公务员。他现在居住的65平米的宿舍是父亲分的,一位服刑的国民党团长设计的,70年代的建筑,没有产权,听说将会改为临租房。

  “当年算是很好的房子。”李龙良说。茂名监狱1952年创建。没有读过书的父亲到监狱当干部。创监初期条件艰苦,父亲和同事连警服都没有,外出劳动时,与罪犯的的区别看帽子,干部戴草帽,罪犯戴竹帽。

  李龙良说,他离退休还剩一年时间,虽然与父亲一样都没有享受到福利分房,但比起父亲那一辈老警察,自己幸福多了。

    水稻种两造 一百多万斤

  今年51岁的警察蒋日光在所居住的房子前留影。在32年中,蒋日光在监狱的酒厂酿过酒、玻璃厂里吹过玻璃,带犯人种过桑养过蚕、种过水稻和花生等等。

  “再苦!也没有父辈那些老警察苦。”今年51岁的狱警蒋日光说,他是化州本地人。父亲蒋亚统,今年89岁,50年代初随部队从广东罗浮山前往海南岛剿匪,途径湛江时,恰逢湛江公安处在公开招人,沙湾砖厂(注:当时的一所劳改场)急需干部,随即报名。

  1971年,蒋亚统调到第三十七劳动改造管教队。当时因战备需要,第三十七劳动改造管教队迁建在阳春县青山农场(注:现广东省阳春监狱的前身)。1972年11月,湛江地区革委会恢复石滩劳改场,更名为广东省第十九劳动改造管教队,蒋亚统随之回到茂名化州。

  蒋日光说,父亲那个年代田地多、犯人少,下地劳作十分辛苦,基本是一位干部和一名武警带一个中队,每个中队约100多名犯人,一年两造的水稻收成可达100多万斤。

    劳改场更名 管辖权轮换

  1987年,19岁高中毕业的蒋日光经过考试“农转非”,成为石滩劳动改造管教队的合同制工人。

  1988年1月,石滩劳动改造管教队更名为广东省石滩劳改独立大队。

  1990年大队招干,40多人报考,10人过关,蒋日光考试过关。

  1991年,23岁的蒋日光转为干部。

  1992年10月,广东省政府对全省劳改劳教管理体制进行改革,将石滩劳改独立大队移交茂名市管理。

  1995年4月,石滩劳改独立大队更名为广东省茂名监狱。

  2012年1月,广东省茂名监狱上划省直管理至今。

    高温吹玻璃 早晚要养蚕

  在32年中,蒋日光在监狱的酒厂酿过酒、玻璃厂里吹过玻璃,带犯人种过桑养过蚕、种过水稻和花生等等。

  “玻璃炉的温度高达1350°,人都快烤化了。”蒋日光说,工作时戴两个沙手套仍觉得烫手,玻璃炉的火是不能熄灭的,每天都车轮转三班倒,每班8个小时不分昼夜。所生产的玻璃瓶用来装监狱酒厂酿的酒,后因玻璃瓶质量不过关经常自裂而停产倒闭。

  1991年转干后的蒋日光先是带班种桑养蚕,每天早晨5点起床到监舍叫醒犯人,6点前到达蚕房工作,夜晚9点还要再去一趟,10点才带犯人回监舍。基本上是一个干警带20名犯人。

  1993年后,蒋日光负责带犯人农队种水稻和花生,每次带30、40人左右。“当时茂名监狱的种植土地达1000多亩。”蒋日光说,早上7点出工,中午回监舍休息;下午2点半出工,5点半返回。遇到农忙时节,中午就没法休息。

  2000年后,所有服刑人员不再外出劳作,转为高墙内劳动。

  时至今日,蒋日光已是监狱内卫队的副主任科员,负责监狱的AB门安检。“现在监狱里的服刑人员太金贵了。”蒋日光说,工作压力越来越大。

    部队好战士 地方办大案

  听说省里有人来采访,吕应清比平时起得更早,忙完地里的农活后赶紧回家换衣服等候。

  今年76岁的退休警察吕应清在所居住的房子前留影。他身材瘦削笔挺,目光炯炯有神,记忆清晰。

  今年76岁的吕应清是广东高要人,身材瘦削笔挺,目光炯炯有神,记忆清晰。他原本只是应付式地回答问题,连家里的旧照片都不想拿出。随着采访的深入,他的话匣子逐渐被打开,之后不断翻箱倒柜,把珍藏的奖章、证书、老式警服、警号、自行车执照等宝贝都拿了出来。

  1963年12月,吕应清参军,在陆军55军属下的特务连当通信兵,1963至1965连续三年被评为“五好战士”,任正班长。

  1966年退伍后到湛江地区公安局保卫组从事技术侦查工作。1969年抽调湛江地区革委会办大案要案。

  退休警察吕应清家里镜框,排满了他当兵时战友的图片。

    干部没警服 工资几十元

  1974年吕应清调广东省第十九劳动改造管教队工作,当事务长。

  “当年我没有警服,穿的是地方的普通便宜布料衫。”吕应清说,干部与犯人的区别是,干部戴手表、留头发;犯人理光头、没手表。生活条件很差,住的瓦房只有3、4平米,只能放张床,没有卫生间。1976年后我才有警服。

  1976年至1979年间,吕应清任分队长,不管日晒雨淋,每天早上7点到晚上11点,都带领犯人下地干农活,种植花生、水稻、甘蔗等。收成先保障监狱的伙食供应,多出的花生则榨油,大米放粮仓和酿酒,甘蔗榨糖。

  “当年花生产量高,所榨的花生油在当地很出名。”吕应清说。

  1969年至1979年间,吕应清的月工资是38元,1980年后升至43元,平均每月伙食开支18元,猪是农场自己养的,过节加菜,吃猪肉不用钱。

    警戒警力少 户外易逃跑

  “不怕条件艰苦,不怕工作劳累,最担心的是工作危险。”吕应清说,在他带领犯人外出务农的日子里,发生过两起犯人越狱逃跑案件。

  当年缺乏警力,基本是一名干部和一名持枪武警战士带犯人户外劳动,划定方块形劳动区域,方块的四个角插上红旗,干部和武警战士呈对角线站位警戒,如有犯人靠近警戒线则发出警告;如突破警戒线则会鸣枪。

  1978年秋的一天,吕应清和往常一样,与一名武警战士带130多名犯人到户外铲草,他在靠近厂部的卫生院这头警戒,武警战士在靠近营房的那头警戒。

  开工一段时间后,一名犯人向武警战士报告要大便,得到同意后跑到草丛边缘脱裤子蹲下,趁武警战士不注意和草丛的遮蔽随即逃跑。

  武警战士发现犯人逃跑,即刻发出警报。吕应清和武警战士立马朝犯人逃跑的方向追去。在武警营房门口值班的一名班长听到警报冲了出去,跑在了追逃的最前面。

    负重追逃犯 牺牲石滩河

  追至石滩河边,武警班长发现逃犯已经跳进了河里,立即鸣枪并喝令逃犯回来,逃犯却继续往对岸游,武警班长立马跳进了河里追。

  “他是海陆丰地区的,从小在海边长大,水性好。”吕应清说,武警班长值班站岗时间长本身就劳累,身上还背了4颗手榴弹、30发子弹和一把五六式冲锋枪,全副武装负重游泳,游到河中央最深点,脚一抽筋就沉下去了。

  追逃过程中多增加了一项救援任务。一时间找不到武警班长的身影,吕应清和武警战士只好过河后继续追捕逃犯,一直追到8公里外的同庆镇时,逃犯已被镇里的民兵抓获。武警班长的失踪令追逃的武警战士悲愤万分,用冲锋枪顶着逃犯的脑袋说要毙了他。吕应清立马制止,说政策不允许,随后押逃犯回监狱。

  年青的武警班长因追逃罪犯而牺牲,逃犯被法院判刑加刑10年。

    白天在农场 夜晚去作案

  1988年冬季,吕应清发现所管教的一名外宿犯人白天脸色难看,即向上级提出要将犯人收回监狱管理。

  吕应清说,当年劳改场养了不少的猪、牛、鱼和三鸟,早晚都要有人看护。有少数刑期将满的犯人被安排在户外住宿。那名脸色难看的犯人是高州人,还有2个月就刑满。后因犯案被破获,与他一起在外住宿的犯人才反映,晚上发现他的床是空的,早晨才见到有人。

  原来该犯人白天在农场劳作,晚上外出伙同他人盗窃,竟用货车将一个商铺的所有布匹、商品全部盗走。案件破获后,被盗物品全部追回,该犯人也被法院判处重刑。

  退休警察吕应清1988年荣获“优秀中队长”称号的奖状。

    监狱工资低 干警往外跑

  1989年,吕应清调到场部机关工作,先后从事纪检、生产经营等工作,还当过“三高”农业示范场的场长。2003年正科级退休。

  1980年,吕应清的大儿子吕龙桂到石滩劳改队当了监狱警察,他的二儿子吕龙起和女儿吕龙群随后在1986年当了监狱警察和监狱会计。

  1991年至1995年期间,茂名监狱干警职工的工资很低,比社会上的平均工资低很多,而且单位常常要向外借款和贷款发工资。当年要求外调的干警职工不少。吕应清的二儿子和女儿因工资太低,生活压力大而离开监狱系统。大儿子则坚守至今。

  “父亲为人正直,两袖清风。”今年56岁的吕龙桂说,现在狱警的待遇比父辈那个年代好多了,警力也比以前充足。

    每月一情书 语录不可少

  今年72岁的梁兴和71岁的李华凤都是退休警察,夫妻俩在所居住的房子前留影。谈到过去的经历,梁兴和李华凤都乐呵呵地说,我们比起老一辈的监狱警察条件好很多,很满足。

  在繁华的化州城区一处“握手楼”地带,我们找到了已退休的原茂名监狱副监狱长梁兴的家,梁兴的妻子李华凤也是狱警退休,她一早就在路边等候,满脸笑容。

  这是一栋自建的4层楼,一楼摆放着一排鸡笼,浓烈的鸡粪味扑鼻而来,穿过一楼时,鸡笼里会发出“咯、咯、咯”的声音。我们上到二楼的会客厅,梁兴已坐在一木沙发上等候。

  今年72岁的梁兴和71岁的李华凤都是化州本地人。

  1965年12月,17岁的梁兴参军,成为一名空军报务员,此后随部队调动,先后到过上海、南京、山西大同和内蒙古411师,期间完成了提干,由台长、副指导员、指导员到副教导员(注:营级干部)。

  1975年梁兴回化州找对象,经同学介绍认识了李华凤。

  “除了毛主席语录,其它的,他一无所有。”李华凤说,谈了三年的恋爱,每年才见一次面,三年里,梁兴没有请她吃过一次饭,但每个月会收到一封情书,每封情书的开头必有一段毛主席语录。当时李华凤在公社当党委书记,三年后换届,所以与梁兴约定三年后结婚。此前,李华凤还在石宁生产大队当过副主任,在上良生产大队当过团委书记、民兵营长。

  1978年,李华凤与梁兴结婚随军,组织安排她到部队的军人服务部当出纳。

  图为梁兴当年在部队所住的营房,住宿条件的十分艰苦,与此前部队营房形成强烈的反差。

    宿舍必漏雨 台风要躲避

  1985年5月1日,梁兴转业,原本分配到阳江劳改队,后组织考虑到夫妻俩都是化州人,改分配到石滩劳改队。

  回到地方,梁兴降了两级,在劳改场二中队当副指导员;妻子李华凤则到劳改场的服务公司当出纳。

  住宿条件的艰苦,与此前部队营房形成强烈的反差。梁兴说,当时看到快60岁的老同志能在这样的艰苦环境坚持工作,自己坚信也能克服困难。

    上学是难题 雨天半身泥

  石滩劳改场离化州市区较远。梁兴的儿子上学后,两夫妻要经常骑自行车到市区接送,都是土石路,雨天一身水半身泥。儿子一上初中,梁兴就为儿子办理学校寄宿。当年儿子经常埋怨,为何别的同学可以天天见父母,我却不能。

  1998年,梁兴花了1万多元在化州城区买了一块75平米的地,又花了17万元起了4层的房子,就是现在的“握手楼”。

  在可以享受福利分房的年代,茂名监狱干警都没有享受过,都是自己想办法解决住房。

  2004年,李华凤在副主任科员任职上退休。

  2007年,梁兴在副监狱长任职上退休。

  谈到过去的经历,梁兴和李华凤都乐呵呵地说,我们比起老一辈的监狱警察条件好很多,很满足。

  谈到现在新晋的监狱警察,梁兴和李华凤说“希望年青干警要珍惜,要努力工作,把监狱建设得更好,我们就开心了。”

    父母来参观 笑脸变愁眉

  警察曾博宇在所居住的房子前留影。

  “父亲曾问过我后不后悔。”今年32的曾博宇说,他是江西省吉安人,南昌大学科技技术学院物流管理专业毕业。当年报考监狱警察的同时也报考了赣州的选调生,两边都被录取,在选择去向的时候,在县城当老师的父亲拍板要他当监狱警察。

  2011年9月,曾博宇到茂名监狱工作。

  “生活条件比较差,场部都是70、80年代建的房子,还有个别60年代的。”曾博宇说,自己年青,一心想干好工作,很快就适应环境了。现在所住的房子是一位老同志租给他的,20平米的“猪笼房”,是前国民党一团长设计的,仿苏联式建筑,每季度租金500元,很感恩。

  2013年,曾博宇的父母第一次从江西到广东茂名监狱看他。当看到他的生活环境时和了解到工作的危险性时,父母的脸上都失去了笑容。愁眉紧皱的父亲问他有没有后悔,他说没有。

  在父母参观监狱后,曾博宇专门带他们到广西桂林旅游,以缓解父母的心理压力和情绪。

   婚后分两地 妻儿难见面

  “最大的难题是与妻儿两地分居。”曾博宇说,女朋友研究生毕业后就与他结了婚,婚后曾到茂名监狱与他一起居住,曾想在此落地生根,无奈水土不服,住了半个月天天生病,一回到老家吉安,病就自然好了,因此放弃了在化州生活的念头。

  曾博宇说,现在儿子已经1岁多了。妻子要独自照顾孩子还要兼顾工作,十分劳累。她到单位有晋升的机会也不敢报名参加,怕晋升后没有时间照顾孩子。

  “今年春节初七过后至今都没有见过妻儿一面。”曾博宇说,很愧对妻儿,自己只能加倍努力,积极配合监狱新的建设规划工作,希望石滩河旁的监狱有翻天覆地的改观,希望新晋的警察努力工作。现在新的备勤房已经建设,住宿条件在改善,相信监狱的各项设施和环境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