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网站
关注广东监狱微信公众号

可通过微信查询服刑人员信息

远程会见预约
12348 广东法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夏利民事迹专题报道七

广东省北江监狱警察夏利民因公牺牲:高墙内“最忙哥”再没醒来 最后几分钟还在安排工作

时间:2019-01-28 12:36   来源:南方都市报  访问量:0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1月25日                        版次:GA06            作者:吴笋林                  

    夏利民生前工作照。夏利民组织员工家属来监区探望慰问。

    逝者

    夏利民 1973年9月出生,湖南汨罗人,大学本科,曾任北江监狱科员、办公室副主任、十六监区教导员及监区长(正科级)、办公室常务副主任,2014年7月至牺牲前任北江监狱四监区党总支书记、监区长(副处级)。参加监狱工作24年以来,夏利民曾先后4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多次被评为广东省监狱系统优秀共产党员,2013年被评为全国监狱工作先进个人。其所负责的监区连续5年获得“先进集体”“先进党支部”等荣誉。

    1月2日16时21分,广东省北江监狱警察夏利民突然倒在了他热爱的工作岗位上,经全力抢救无效,于当日18时10分不幸离世,年仅45岁。夏利民生前是北江监狱第四监区的党总支书记、监区长,该监区管理的服刑人员有数百人。监区安全责任重于泰山,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夏利民,在狱警的岗位上忙碌奔波了24年,生命最后的脚步定格在了他最熟悉的北江监狱监管区内。

    牺牲在工作岗位上

    1月2日,元旦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早上,夏利民如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北江监狱的办公室,他召集第四监区各分监区长开会,强调了警察备勤房的设施摆放和卫生问题“一定要按规范落实好”;中午时分,他与第四监区的干事周旭聊了所在监区参加监狱文艺晚会的节目排练事宜;当天下午,夏利民又对高压电缆损坏后各分监区复工等事宜进行了安排。

    就在夏利民晕倒前的几分钟,北江监狱第四监区教导员侯太金和夏利民“打了他人生最后一通电话”。夏利民在电话中对新监仓管理、生产复工、警力调配等问题做了一番认真细致的交代。半个多月前,北江监狱刚刚完成从旧址到现址的整体搬迁工作。

    16时21分,夏利民在从劳动车间前往办公楼的路上,突然晕倒在监区的操场边。经紧急送往监狱医院抢救了一个半小时后,当日18时10分许,医生宣告夏利民不幸离世。初步诊断结果为:心源性疾病导致猝死。

    当天下午,夏利民的妻子———广东省韶关市某小学语文老师赖宇丹接到监狱方面打来的电话,“说老夏晕倒了,正在医院”。赖宇丹一开始没往坏处想,“以为几分钟就能清醒过来”。但当她火速赶到北江监狱医院时,丈夫已经安静地躺在了病床上,再也没能醒过来。

    突击检查不放过一颗螺丝钉

    1995年7月,夏利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广东省北江监狱工作。当时北江监狱路不平、电不明、信息不灵,住的是简陋的瓦房,喝的是含有黄泥沙的地下井水,环境比较恶劣,但这些并没有让他退缩,他扎根下来,主动要求到最脏最累的岗位上去历练。一干就是24年。

    北江监狱第四监区三分监区的干警杨业钊对夏利民的工作风格深有体会。每逢节假日或有重大活动时,夏利民对监管安全都会亲自部署、亲自过问。“他经常直接杀到执法第一线,突击检查安防措施的到位情况,确保安全监管做到万无一失。”

    2018年12月,北江监狱从旧址整体搬迁到现址前夕,杨业钊曾陪同夏利民去新的监区检查,结果在一个楼层发现有一颗很小的螺丝钉松脱。夏利民当即要求干警们进行地毯式排查,“要确保服刑人员搬进新监舍之前,不能出现任何类似小的隐患”。

    北江监狱党委副书记、政委于啟林向记者解释,对监狱来说,一颗小螺丝钉、一个小瓷片,乃至任何一个金属材质的小物件,都可能会给监狱安全带来重大安全隐患。“要防止服刑人员用来自伤或者伤害他人。”

    杨业钊称,针对监区管理中出现的一些比较顽固、危险的重点服刑人员,夏利民还会组成攻坚小组,亲自挂帅,跟一线干警去“排地雷”、“拆炸弹”。“跟着他一起干活,干警们都很有底气和信心。”

    采访中,在夏利民工作过的办公室,同事们拿出了他生前获得的荣誉证书,铺满了半张会议桌,北江监狱、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司法部颁发的荣誉证书有几十项。

    桌子的另一半则放满了数十个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夏利民的工作记录。记者翻看了个别笔记本,发现夏利民对监狱安全工作的格外重视,时刻提醒自己要“万无一失、一失万无”“安全是基础性工程,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拍亲属鼓励视频感化服刑人员

    监狱的服刑人员中,有很多人因为刑期较长、家庭变故等原因,对前途失去信心,容易自暴自弃,消极改造甚至对抗改造,或者存在一些危险行为。面对这些抗改分子、“刺头”,夏利民组织干警成立一个个攻坚小组,专门制定教育改造方案。

    杨业钊介绍,罪犯林某因犯盗窃罪、抢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因改造表现一般,几次被扣分,使得其减刑变得渺茫。林某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

    2018年初的一次书信中,林某得知自己的母亲患了肺癌,想到很有可能连母亲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他感到了绝望。2018年5月,在夏利民的构思下,北江监狱派出3名干警专程前往林某的家中,实地了解其家庭近况,并用摄像机录制了视频,带回来给犯人林某看。林某看着视频里母亲和多名亲人对他的鼓励和祝福,当场感动落泪。

    从那以后,林某的改造态度有了一个大拐弯。“妈妈年纪大了,她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想争取早点出去,还能有机会服侍她。”在接受采访时,服刑人员林某对监狱做出的一系列亲情帮教行动表示很感激。

    据北江监狱介绍,夏利民24年的狱警生涯中,成功地教育转化了近2000名服刑人员。

    妻子眼中的他

    他努力为两个孩子做出榜样

    夏利民的妻子赖宇丹是韶关某小学的一名语文教师,夫妻俩育有一双儿女,幼子不到3岁。

    在赖宇丹的记忆里,丈夫几乎每天早上天没亮,她和孩子还在睡梦中,就已经出门去上班了;晚上下班回家,丈夫经常坐在沙发上,“累到不想说话,躺下就能睡着”。2018年底北江监狱搬迁,更是很难见到丈夫的影子。

    但夏利民在繁忙之余,很重视挤出时间陪伴一双儿女,有空就去买菜给孩子做饭。“他一直想为两个孩子做出榜样。”赖宇丹告诉记者,2018年,夏利民曾去参加一个演讲比赛,“40多岁的人了,演讲稿是自己一手写出来的,早上5点多起床去背去练”,后来拿了个一等奖回来,很高兴地发视频给女儿看。平时话不多的女儿受到鼓励,也勇敢地参加了学校的演讲比赛,“她说我要像爸爸一样优秀”。

    赖宇丹告诉记者,丈夫在2008年冬天时因为奋战在抗冰灾、保障服刑人员安全工作一线,当时远在湖南汨罗老家的父亲去世,他没能及时赶回去见到最后一面,“没能为老人家送终,心里很是愧疚,成了一辈子的痛”。

    父亲去世后,母亲不习惯广东的气候,开始了在老家的独居生活。夏利民担心母亲,多年来一直坚持每天都要打3个电话询问情况。“进监区之前打一个,中午打一个,晚上打一个。这个习惯形成很久了,老家的亲戚邻居都知道。”

    采写:南都记者 吴笋林 通讯员 尹华飞 阚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