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消息

一个刑释人员特殊的深圳感恩之旅

时间:2021-01-25   来源:本网   访问量:-

 

  2021年1月15日,深圳监狱警察周颖收到了深圳晚报社的来电,邀请她到晚报社与刚从湖北来深的梁正见面。

  说起梁正,周颖并不陌生,因为他曾在深圳监狱服刑,而且和周颖有较深的接触。2016年梁正转至湖北某监狱,于2020年刑满释放,告别了近9年的服刑生活。一个月后,刚刚安顿好生活的他踏上了返深之路。

  两人会见时,交谈了许多的往事。在梁正诉说里,有对一念之差的深深痛悔,有对家人饱受煎熬的无尽愧疚,也有对失去年华的许多遗憾。他说,幸运的是,在深圳监狱警察的引导帮助和家人坚持不懈的鼓励下,他在走出“高墙”之后,能够重拾信心,重启人生。

  这是个关于悔恨遗憾,但最终重生的故事,让人百感交集的同时,也发人深省。

  

  一念之差锒铛入狱

  梁正是家中独子,与两任妻子先后离异后,此后他独自带着女儿妮妮在深圳打拼。

  2012年,梁正的正常生活“戛然而止”。因生意上的纠纷,他一念之差,犯下绑架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2013年,梁正被关押到深圳监狱。高高的围墙,厚重的铁门,一下子将他与外界的全部联系完全阻隔,年逾花甲的父母从老家赶来,接走了年仅4岁、还是个“奶团子”样的妮妮。

  如果说原本的生活虽忙碌艰辛但充满幸福憧憬的话,从梁正踏入监狱的那一刻开始,他觉得世界的光一下子熄灭了。彼时的梁正30岁出头,10年的刑期是他彼时人生的三分之一,漫长得一眼望不到头。

  白日,梁正浑浑噩噩地度过,随着夜幕一寸寸吞食日光,灰心、丧气、绝望的情绪从梁正的心底里一寸寸滋长,填满胸腔后又逐渐蔓延到四肢百骸。未来的出路、父母的身体、孩子的生活……各种想法充斥在梁正脑海里,但又找不到出路,仿佛有块石头精准地压在他的心口上,堵在喉间,让他喘不过气、辗转反侧。

  入狱的大半年,梁正一日日“枯萎”,直到女儿妮妮寄来了一幅画。

  

  女儿的画种下希望

  梁正入狱后,父母每个月都会给他寄一封家信,大多是谈谈家中情况。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梁正像往常一样从狱警手中接过家信。与以往不同的是,除了父母惯用的信纸,信封中多了一张2寸见方的纸包。梁正心中隐约有了一个猜想,想法一旦出现,就难以挥去,拆纸包的速度也逐渐加快。

  随着纸包层层展开,“一个鲜艳的大太阳”率先出现在了梁正眼前,画的底下是几个歪歪扭扭的字迹:爸爸,我想你。

  这是第一封来自女儿妮妮的信,也是梁正第一次看到女儿的画。

  入狱时,为了不让年幼的女儿背着包袱成长,家里人只能给妮妮编织一个善意的谎言,“爸爸去远方工作,要很久才能回家”。由于妮妮还小,能写的内容并不多,就用画画的方式诉说对爸爸的思念。

  1.jpg

  女儿妮妮寄给梁正的画。受访者供图

 2.jpg

3.jpg

4.jpg

  一向讷言内敛的梁正表面看起来如常,但内心深处早已惊涛骇浪,感动得一塌糊涂。这份来自女儿的想念和感动也在悄然改变着他。“当时我也在慢慢让自己振作起来,可是很难,但是女儿的画一下子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梁正说。

  就好似一个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救命稻草,也恰如即将熄灭的火苗拥有了充盈的氧气,希望的种子在那一霎那终于突破长久的黑暗禁锢,迎来了第一缕明媚日光。此后,梁正开始积极地融入监狱的文娱活动,并通过书信的方式参与女儿的成长。

  

  加入正航管乐班

  2014年夏天,梁正加入了深圳监狱的正航管乐班,学习萨克斯。

  正航管乐班于2004年正式成立,在展示新时代监狱形象、引领监区文化发展以及改造服刑人员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作为正航管乐班曾经的班主任,深圳监狱女警官周颖见证了乐班从筹办到壮大的过程。

  5.jpg

  “音乐的力量,是润物无声的。服刑人员可以在习艺过程中,陶冶心境、锤炼品行,为重返社会创造条件。十余年来,从深圳监狱正航管乐队走出去的有1000多人,都在新的领域有了新的人生。”周颖说。

  乐班有完整的规章制度和竞争机制,零基础的梁正为了不拖后腿,逮着空闲时间就练习。辛苦的乐器学习和排练演出生活让梁正有了充实感。2015年,喜爱唱歌的梁正在监狱歌手大赛中一唱惊人,在监区引起了一阵轰动,所有人都对这个平常寡言少语的汉子刮目相看,其中也包括周颖。

  加入乐队,让梁正逐渐打开心扉,周颖也和他熟识了起来。其实在此之前,周颖对妮妮的画早已有了深刻的印象。

  “爸爸,我想您了,您想我吗?”

  “亲爱的宝贝,爸爸非常想你,你也是一样吧?”

  “爸爸,我已经是三年级下学期的学生了,我们上学有四个星期了。爸爸您好吗?”

  “在家里要听爷爷奶奶的话,好好吃饭。”

  “爸爸,我吃饭的时候饭撒在桌上,我都自觉地捡起来了。”

  ……

  一封封书信带着梁正的关怀穿越高墙伴女儿成长,女儿则用一幅幅稚嫩天真的绘画和语言来表达对父亲的爱与思念,同样为人母亲的周颖深受触动,她决定为梁正做一些事情。

  

  狱中的父亲节

  2016年父亲节,深圳监狱准备为服刑人员举办一场“父爱如山”父亲节主题分享会。周颖决定利用这个机会给梁正准备一个惊喜。

  分享会前夕,周颖联系上了梁正的父亲。“梁叔叔,能不能请您给妮妮录个视频,在分享会上给梁正看看孩子。”“没问题。”梁正的父亲很快就发来了孩子的视频,紧跟其后的还有一个让周颖觉得更有意义的提议:“我能不能亲自过来一趟?”“当然可以。”周颖不假思索道。

  6.jpg

  通过梁父的朋友圈,周颖迅速发现了父子俩的共同点:都爱唱歌。一个想法很快在周颖心中诞生:让梁正“意外地”和他父亲同台合唱一首《父子》。

  在安排梁正父亲学习这首歌的同时,周颖的“惊喜”也在监狱里紧锣密鼓地秘密进行着,梁正的一名狱友成为了周颖的“同谋”。周颖安排梁正和狱友排练《父子》,就等着分享会那天“偷天换日”。

  时间很快来到了分享会,按照原计划,梁正先上台演唱。彼时,正在台上表演的梁正并不知道,父亲就在离他只有几米远的台下,很快就要与他见面了。

  “等到有一天你慢慢长大,也许我的枝干早已干枯……”预期中的狱友没有出现,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台下响起。梁正吃惊地扭过身去,从昏暗的舞台侧面,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追光中朝他缓缓走来。

  7.jpg

  也许是灯光太晃眼,梁正只觉得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拿着麦克风的手开始不自觉地抖动,喉咙里像是塞了一团棉花,唱不出一个字来。当父亲真的近在眼前时,梁正再也支撑不住,眼泪流过微微颤动的面庞,滴落在地上,身体也向泪水滑落的方向栽去。父亲一步向前,扶住了梁正的身体,“站好了,我们一起把这首歌唱完。”

  父亲的这一步,跨越了漫长的1600多个日夜,终于走到了心心念念的儿子面前。

  “我在奔波往来在深圳监狱这条路上4年了,对我而言,这条路太熟了,但我还是很害怕,怕有一天会在途中倒下,无法替你照顾好孩子。”听到父亲的诉说,梁正紧紧地闭住了双眼,任泪水划过脸庞,这一刻,悔恨、爱、责任……梁正心中百感交集。


  温暖的“周妈妈”

  参加完深圳监狱的父亲节帮教活动后,在妮妮好奇的追问下,梁正的父亲才把梁正的事情告诉了妮妮。得知真相的妮妮哭得很伤心,“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为什么我没有?爷爷奶奶,我喊你们爸爸妈妈可以吗?”听到孩子这么说,梁正父母的心都碎了,思来想去,只能向邀请他们参加帮教活动的周颖求助。

  作为深圳监狱的警察的一员,周颖从事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工作的同时,也是监狱警队中的心理咨询师。严肃冷静的面容下,她有着邻家大姐般的温暖和细致,慰藉一颗颗受伤而敏感的心灵。

  “妮妮,爸爸只是一时糊涂办了错事,但爸爸不是一个坏人,他很爱妮妮。上次你录的视频,爸爸看了一遍又一遍,他十分挂念你,只是现在还没办法陪在妮妮身边,还希望妮妮能继续支持爸爸……”通过视频,周颖柔声安慰着妮妮。此后,周颖成了妮妮的“周妈妈”。

  从关心妮妮的生活上学琐事到告知梁正的近况,周颖用耐心和爱心守护着一个9岁孩子的敏感脆弱。

  周颖的帮忙也解开了梁正心中最大的一个心结。“如果父母缺席,其实跟是否陪伴在身边关系不大,与精神上的隐蔽纽带紧密联系。父母的离去已经让他们少了一份陪伴,父母的身份可能会对他们心理上造成二次伤害。他们是无辜的,或许他们更需要我们的关注和关心,感受到爱与温暖。”谈及服刑人员子女,周颖的言语中透露出关切和耐心。

  

  架起沟通亲情的“连心桥”

  在成为妮妮“周妈妈”的同时,周颖也成为了梁正父母最信任的人。

  2016年8月,梁正的母亲突发脑梗,父亲本就身体不好,母亲突然又倒下了,这让原本就破碎的家庭雪上加霜,六神无主的梁正父亲第一时间给周颖打电话求助。怕梁正干着急,周颖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这个消息。

  直到安抚了老人的情绪,确定梁正母亲没有大碍后,周颖才将事情全盘托出,并在之后一直充当着梁正与他父母之间的沟通“连心桥”。

  “周姐,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下我的前妻,让她回家帮我看看孩子。”因为父母的突然倒下,妮妮的境况成为了梁正最担忧的事情。“能不能帮忙联系?为什么联系?”周颖思索了很久。

  2016年10月,根据监狱管理有关规定,梁正接到转到湖北某监狱继续服刑的通知。在无法得知梁正状况,也不能及时将梁正父母的近况告诉他的情况下,周颖决定试着联系梁正在湖北的前妻张兰。

  起初,周颖说明自己的来意后,张兰充满敌意。“不管你过去和孩子父亲有什么矛盾,都已经是过去了,孩子是无辜的,爷爷奶奶情况不好,9岁的妮妮只能自己一个人坐公交上下学,她现在最需要妈妈的陪伴和照顾。”在周颖的开导下,张兰最终决定看望孩子,并在春节将孩子带回了湖北过年。

  2017年暑假的一天,张兰带着妮妮到湖北监狱看望梁正。早晨起来后,梁正特意刮了刮前两天刚打理过的胡子。从监区到会见室的路上,激动、期待、不安、愧疚的情绪在梁正心里反复翻涌,仅仅10分钟的路程,梁正却感觉有一个世纪般漫长。一走进会见室,梁正就看到了玻璃窗对面,笑得一脸灿烂的妮妮。从4岁到10岁,妮妮已经从一个“奶团子”变成了一个小姑娘,望着陌生又熟悉的女儿,梁正还没准备好怎么开口,妮妮已经一把抓起电话,清脆地喊了一声“爸爸”,梁正的眼圈迅速地红了,但他强忍着没让眼泪落下来。

  20分钟的简短会面,大部分时间都是妮妮在叽叽喳喳地问着说着。“时间到了。”随着狱警的催促,双方依依不舍地送别彼此。

  “好好表现,争取减刑早日出去。”梁正在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

  

  回归新世界

  2020年12月16日,是梁正出狱的日子。清晨4时,梁正早早地醒了过来,听着狱友们深深浅浅的呼吸着,在床上翻来覆去,想到6个小时后就能重获自由,梁正愈发睡不着,脑海中满是对出狱后的设想。

  6时30分,起床铃一响,梁正一骨碌从床上蹦了起来,顾不上吃早餐急匆匆地走出监仓。“怎么还没通知我去办手续?”时间每过去一秒,梁正就着急一分。

  9时30分,一声“梁正”突然响起,那一刻,梁正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在监狱民警的帮助下,梁正开始办理出监手续,签下刑满释放书,换上自己的新衣服,按照监狱里流传的“出去不要回头看”,梁正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监狱。

  跨出蓝黑色的监狱大门,空旷的农田一眼看不到尽头,梁正深深地吸了一口弥漫着自由味道的空气,十多米外,张兰和两个朋友早已等候在那里。

  时隔8年,外面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2年,网络购物才刚刚起步,如今移动支付早已成为主流。回家的车上,张兰递给梁正一个全新的智能手机,从按键手机的时代一下跳跃到智能机时代,梁正明白,找回丢失的时光,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回到父母家中,一向不苟言笑的父亲一把抱住了梁正,已过不惑之年的梁正像个孩子一样将头深深埋在父亲颈窝中,母亲和妮妮见状,也都围了上来,一家人紧紧抱在一起。回想起那时,梁正觉得自己好像一只迷途的小船,终于回到了港湾。

  如今的梁正在亲友的帮助下,重新找到了工作。但他无法忘却深圳和深圳监狱,因为他在这里获得新生。

  离别之际,梁正对周颖说:“时间紧迫,我会马上按下自己人生的重启键。放心,我不会让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