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监新闻

三个旅行箱:在向往诗和远方的路上见证不一样的故事

时间:2020-09-08   来源:本网站   访问量:-

 

  粉红色佩奇旅行箱

1.jpg

  我是一个粉红色的儿童旅行箱,我的主人是一名叫小呆的幼儿园小女孩,现在我被小呆借给了他爸爸大呆上班用。

  为什么我会被借给大呆呢?故事是这样子的,大呆是一名监狱警察,在今年年初时接到监狱通知,需要进行封闭备勤、执勤。

  当时小呆不舍得爸爸离开自己,又是哭又是闹,最后爸爸说:“小呆,爸爸要去打怪兽,保护更多的人,这是爸爸的工作。”小呆哭着问:“那爸爸你去多久吖?”大呆笑着说:“很快就回来!”

  大呆正在房间收拾行李的时候,小呆拖着我走进来了,说:“爸爸,这是我最喜欢的佩奇箱子,我借给你去打怪兽,佩奇肯定能帮助你的,就像我一样!”大呆已经笑得合不拢嘴:“谢谢你吖小呆,我一定会在佩奇和你的帮助下,打赢可恶的怪兽,顺利完成任务。那你在家里一定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听妈妈的话哦!”

  大呆拖着粉红色佩奇行李箱,走在单位的路上,总有人好奇的问:这么小的箱子够用吗?这箱子这么可爱不适合你!你干嘛不买一个好点的行李箱?

  大呆没有过多的解释,笑笑就过去了。我陪着大呆进出高墙好几次,看着大呆和小呆欢喜相聚后不舍暂离,没办法,我就代替小呆好好“照顾”大呆吧。


  钛金灰小米旅行箱

2.jpg

  我是一个24寸钛金灰旅行箱,刚到主人小荣家里的时候,我听到的都是小荣和女朋友在商量,春节去哪旅行的甜言蜜语。

  我以为我的工作会像其他兄弟一样,陪着主人到处旅行、吃喝玩乐。可是在一个匆忙的电话后,一切的安排都变了。

  装在我里面的便装变成了警服,休闲鞋变成了皮鞋,鸭舌帽变成了大檐帽。我变得不再轻盈,而是沉重,小荣和女朋友的嘴上不再商量旅行行程,而是一声声珍重道别。

  虽然我也有点不甘心,我是旅行箱应该在诗和远方的路上,而现实是最近一直维持着三点一线的生活轨迹:居家备勤、封闭隔离、封闭执勤。

3.jpg

  但是我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居家备勤:小荣比以前更懂得珍惜与女朋友的相处时光,不再沉迷电子游戏、手机游戏。封闭备勤:小荣与同事相处的时间更多了,关系更加融洽,而且利用封闭备勤时间阅读了更多的书籍和尝试了写作。封闭执勤:小荣的工作积极性更高了,任务的安排更有条理了,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上班模式,不允许自己有半点的拖沓,容不得浪费一点时间。

  虽然我没有在旅行的路上,但是我在三点一线的居家备勤、封闭备勤、封闭执勤中,看到了更美的风景。


  军绿色行军箱

4.jpg

  我是一个军绿色行军箱,我的主人老鲁是一名军转干部,现在是一名监狱警察。我陪着他走过了新兵蛋子、读军校提干部、成为一名团长、转业到监狱,仔细数数也有将近10年。虽然我的外表已经老化,很多皮质都已经脱落,但是在老鲁的精心呵护下,我松垮的外表下面,是坚固的骨架。

  那天我听到了老鲁和妻子的对话,跟以往出任务没什么太大差别,但是也有些许不一样。一样的是妻子碎碎念的各种担心、保重,不一样的是老鲁比以往更加细心,嘱咐妻子要保护好自己,照顾好家里的老人小孩。我知道这次任务,不单只是老鲁的工作,更是一个家庭、一个社会的责任。

  每次跟着老鲁出任务,不管是在军队的抗洪抢险,还是监狱的专项行动,我都有种可能是最后一次工作的猜想,毕竟我已经陪了这么多年,每一次都是艰难险阻,有那么一瞬间想要退休了。但是,每次任务结束之后,我都期待着新的挑战,也许这就是让老鲁传染的“兵味”。

5.jpg

  在封闭备勤到封闭执勤的行李车上,一个个崭新的行李箱,看到我这个破军绿色行军箱,又是尊重又是羡慕的眼光,我知道这是岁月和阅历留给我最好的礼物。

  也许有一天,我被老鲁拖着拖着就坏了,虽然不知道是哪一天。但是,可以肯定,一定不会是在家里闲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