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警察风采 > 风采文苑

一名分监区长的成长手记

时间:2020-04-02   来源:本网   访问量:-

 

  前段时间,收到通知要到入监监区接新犯时,汪宇第一时间打开内网邮箱,筛选打印出分配到四监区的服刑人员名单,然后用笔在名单上勾画各种符号。

  分配新犯不是简单地把人平均安置下去,要考虑的问题其实很多,比如刑期结构要平均、年龄大小要均衡、犯罪性质要把控、身体情况等等都要考虑进去。

  一定程度上说,如何分配安排新犯,事关监区的安全稳定、劳动改造是否有效,安排不妥甚至影响各分监区干警的情绪,因此,汪宇考虑得很周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老手”,其实这是他第一次做这个事,他是一个真正的“菜鸟”。


  业务多面手

  正常执勤模式下,分配新犯一般都是监区管教副监区长操办,汪宇作为一名分监区长,此前并没有处理过这项工作。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国蔓延,监狱实行最高勤务等级,汪宇在监管区内一干就是44天,加上封闭备勤的14天,他跟同一批的战友已经在监管前线共同奋战了58天。

  这些日子里,监区只有监区长高文新和分监区长汪宇两名实职领导,所以就暂时由汪宇临时扛起管教副监区长的重担,搞好犯群整体管教业务他责无旁贷。值得欣慰的是,汪宇平时就是一个有心人,虽然没有直接分配过新犯,但他曾经看过,暗中也曾研究过里面的学问,没想到这次特殊时期刚好有了实践的机会,并且做得挺好!

  正如分配新犯一样,封闭的58天时间里,汪宇经历了很多个第一次:第一次协助管理监区干警、第一次直面全监区的管教问题。可以说,他既是临时教导员,又是临时管教副监区长。

  比起封闭前的懵懂忐忑,如今的他谈及工作如数家珍。领导和同事都说:“关键时期,汪宇同志靠得住。”

微信图片_20200402162148.jpg

  确保监管安全

  封闭期间,汪宇每天积极跟进服刑人员的亲情电话、三餐食物、体温测量、生活用品和心理动态,排查出一名湖北籍罪犯因得知自己的发小感染新冠肺炎病毒去世而情绪低落的异常狱情,及时通过多次个别谈话教育和加强夹控等手段有效化解了监管隐患。

  “疫情期间,我们分监区没有出现一起吵架、打架、违规和其它影响监管改造秩序的事件,这说明我们的辛苦和付出是值得的,也是行之有效的。”汪宇讲这句话的时候,是充满底气的。

  “当然,隐患肯定还是有的,不管有没有被我们排查出来,它们就在那里,所以我们必须每天一遍一遍地排查,容不得半点松懈大意”。尽管、每天重复着许多相同的工作,汪宇的头脑却始终像保持清醒。


  坚守到底

  不仅脑中的弦要时刻绷紧,对于封闭执勤的干警而言,体力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封闭执勤的干警每天都要值班,几乎没有休息。许多干警还是带病上岗,原本带够了一个月的药量也因为“不撤不换”早已消耗殆尽,三分监区一名老同志就在坚持了一个多月的封闭模式后,因尿酸偏高始终得不到有效控制而不得不退下“战场”。

  随着干警的减员,分监区的警力更加捉襟见肘,压力瞬间来到汪宇和另一名分监区干警身上,但他们从没想过抱怨,即使分监区只剩他们两个干警,他们也一样会坚守到最后一刻。这是使命,也是担当。

  “虽然有点累,但也很充实,每天的时间都排得满满的,忙完手上的工作,一天也就过去了。这样也好,不仅日子过得快,就连胡思乱想的时间都没有了”。汪宇就是这样,性格乐观,总能在辛苦中找到自己的乐趣,这也符合他作为一个东北人的性格,当然,青少年时期因为篮球特长在辽宁省队打球的经历也培养了他吃苦耐劳、活泼开朗的个性。

微信图片_20200402162158.jpg

  封闭“亲情”电话

  他说,封闭执勤期间,有很多瞬间值得回忆,其中有监区领导给予的鼓励和帮助、同事给予的温暖和支持、服刑人员给予的理解与配合,但更多的还是每晚与家人通电话时的绵绵细语。

  今年春节,汪宇的妻子带着儿子回娘家过年,因为值班的缘故,他没有与妻儿同行。原本想着值完班可以好好陪陪同住的母亲,没想到新冠肺炎病毒扩散速度惊人,他很快就响应单位的号召,来到单位开始了封闭模式。

     “母亲一个人在家还是有点不放心,她年纪大了,还有关节炎,买菜做饭都要她自己完成,也不知道外面买菜方不方便?她的口罩够不够用?”谈起自己的母亲,汪宇内心有很多亏欠,“母亲总是叫我不用担心她,在单位服从安排,安心工作。”每次想起母亲的叮嘱,汪宇同志就不敢马虎对待工作,他相信,只要把每天的工作做好做实了,离回家的日子就会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