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监狱管理局
关注广东监狱微信公众号

可通过微信查询服刑人员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广东省东莞监狱:规范化管理树立中国形象

时间:2017-04-05     来源:本网站    访问量:1497   

    民主与法制网广州3月27日讯(记者 陈创中 杨斯萍)一份简单的公告需要印刷四十几个版本、一场谈话要靠接龙翻译一两个小时、周末无休安排跨国家属与服刑人员会见……这些,都是广东省东莞监狱里普通警察要做的日常工作。

    东莞监狱位于东莞市石龙镇新洲岛,四面环水,俨然与世隔绝的孤岛,这里关押了来自全球50多个国家、涉及40多种语言,黑白黄不同肤色的外籍服刑人员,因而又被人称为“小联合国”。

    从零星收押到成为广东省境内男性外籍服刑人员的主要关押地,近几年来,东莞监狱的外籍服刑人员数量不断攀升,每年仅是代表家属会见的外籍领事接待就有200多次,警察的监管压力可想而知,一旦管理分毫不到位、执法些许不严谨,就很容易引起投诉,严重了就是一场外交事件。

    东莞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张贵灵在接受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正因为东莞监狱的特殊性,从另一个角度上代表着国家形象。

    在这个“万国”监狱里,高素质的警察队伍和规范化的监狱管理是维护国家形象的最好保证。在新的历史时期,张贵灵监狱长提出了“法治、安全、科学、绿色”的治监理念。在工作实践中,东莞监狱总结出“一对一全帮带”等提高警察自身素质的学习方法;而“四个尊重”、“马上就办”等细节管理更提高了教育改造效果。

    东莞监狱的特色管理经验,让新洲这样一个原本连自来水都不通的孤岛,成为了监狱同行取经问道的宝地,向全省甚至全国输出过许多监狱管理的宝贵经验。




通讯员供图



    精心育警传承经验与精神

    广东监狱系统流传一句顺口溜:“广东外籍犯监管看东莞,东莞经验出自九监区。”在东莞监狱,九监区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作为全监关押外籍服刑人员历史最久的监区,很多管理经验都是监区警察摸索出来的。在去年全省监狱系统监区警务技能大赛中,九监区是全省十个优秀监区之一。所以,当记者提出采访基层警察时,监狱办公室主任袁镇鹏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九监区的监区长刘兴波。

    眼下正是新警察招录期,在招聘新警察时,最看重身上的哪些特色?“最基本的是要有奉献精神。”对于记者这个提问,刘兴波不经思索就给出了这个答案。他还补充道,在这个环境里,面对这么多背景复杂的服刑人员,没有一点奉献精神是做不下去的。所以在这将近三十年的时间里,监狱里的服刑人员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是警察队伍里的人员却鲜有流失。

    刘兴波,从一名普通的管教员,成长为九监区的监区长,一干就是二十年。刘兴波甚至调侃自己:“在这里,服刑人员是有期徒刑,而警察是无期徒刑。”

    流水的服刑人员,铁打的兵。一支警务技能过硬、素质过关的警察队伍,对于监狱来说,是最重要的财富。

    对监狱警察来说,一个工作上小小的失误,就可能上升为国家层面的外交事件,马虎不得。对于这一点,即便是刚入职的警察,也了然于心。这些都得益于老同志对他们的耳提面命。“一对一全帮带”的导师制度,是东莞监狱的传统。

    在九监区管教员李若虚的身上,可以看到一个新警察在监狱里迅速成长的缩影。2015年才入职的李若虚,去年代表九监区在全省监狱系统监区警务技能大赛中做技能汇报。很多人都想不到,他曾经是领着队伍喊口号都会喊错的人,长相斯文的他还遭到服刑人员的“藐视”。

    谈到自己的成长,李若虚坦言,很感激“师傅”对自己事必躬亲的教导。按照传统,监区领导安排了精通业务的老同志王正红作为他的“师傅”。凭着一股不服输的精神,他从警队门外汉,成为了监区里出色的警察。

    管理外籍服刑人员,语言永远是最头痛的问题。即便对李若虚这个英语科班出身的警察来说,同样不例外。在九监区,关押着40多个国家的服刑人员,仅是基本的交流,就难倒了不少警察。面对这种状况,李若虚想出了“一教—”技能交换。李若虚介绍:“监区里有七位外语专业的警察,分别是英语、越南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日语、韩语等。大家通过你教我英语、我学你日语的方式,进行语言技能的交换。”就这样,李若虚学会了越南语。“现在对越南籍服刑人员的时候,我都能说上几句了。”

    新警察在老师傅的带领下得到快速的成长,这些新鲜血液的加入也让警察队伍增添了新的活力。九监区警察胡永冠,是军转干部,英语零基础,他凭着一股劲,硬是从李若虚那学会了简单的英语会话。“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年轻警察活跃的思维模式,经常能为监区工作提出一些新的想法。”刘兴波说。




通讯员供图



    “这是一个我接纳他们,他们接纳我的过程。”

    在东莞监狱,十三监区有点特殊,这种特殊并不只是这里关押着10个不同国家和地区境外服刑人员,而是这些服刑人员都是艾滋病毒感染者。

    吴冬,十三监区的副监区长。2013年通过竞争上岗,他被分配到了十三监区,专门负责管教艾滋病人。“警察最怕两点,怕服刑人员想不开,也怕自己职业暴露。”刚上岗的前半年,与全世界很多人一样,因为对艾滋病模糊的认知,吴冬内心充满了恐惧,每天几乎都在忐忑中度过。

为了克服内心的恐惧,他半年来不断查阅有关艾滋病的资料,听讲座,看视频,通过对病情认知的提升,心中对艾滋病的恐惧也慢慢消解,他丢开防护器具,真正做到了和服刑人员面对面谈话。

    “这是一个我接纳他们,他们接纳我的过程。”回想起这半年的心路历程,吴冬感慨地说。

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很多人看来,这是一个深奥的哲学问题。吴冬却觉得,答案简单明了,活着的意义就是要有价值。2013年以来,吴冬通过安排劳动,来为他们树立一个“活着就好”的信念。

    “我们监区比较特殊,请你们在煮的饭菜里,少放点油。”针对艾滋病人身体素质相对较差的现象,吴冬专门叮嘱食堂,少放点油,多煮一些粥。

在感受到警察的真情后,服刑人员心也一点点被融化,大家纷纷撸起袖子,劳动改造积极性大增。“要做到这个其实并不容易,记得我刚来的时候,要求规范服刑人员的劳动时间,还被他们指着鼻子骂过。”

    在东莞监狱,还流传着吴冬“救人”的故事。2015年,监区收押了一名感染了艾滋病毒十年的香港籍服刑人员。由于病痛的折磨,他曾多次申请安乐死。为了改变他消极厌世的念头,吴冬耐心对他进行心理辅导。类似汶川地震“猪坚强”、美国篮球明星约翰逊的励志案例不知讲过多少,在吴冬的关心和鼓励下,他慢慢重拾求生的念头。“即使其他人放弃了他,我们监警察察都没有放弃,而是用尽方法给他生的希望。”

    让吴冬动容的是发生在去年“世界艾滋病日”的一件小事。那天,吴冬提出让监区里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服刑人员,用毛笔书写七种文字的“我爱中国”。想不到他们利用午休时间就把作品创作出来了。“当他们把作品拿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真的很感动。”


    不仅要管得住,还要管得好

    作为广东监狱的名片、中国监狱的窗口,东莞监狱对普通警察有着更高的要求。在日常管理上,提出了“管得住、管得好”的工作目标。

    九监区针对服刑人员的改造,组成了国学团队、外语团队、讲师团队、心理团队、法律团队,从而提升业务水平。

    在探索外籍服刑人员管理的道路上,九监区率先提出“四个尊重”的专题教育,分别是尊重中国法律、尊重中国警官、尊重中国国情、服刑人员之间相互尊重,让服刑人员安心服刑。

    欧美的法治观念强、中东的性格偏执、东南亚的习俗相近……由于文化观念的差异,不同地域的人往往有明显的区别。在入监之初,东莞监狱会根据每一位服刑人员的心里测试评估、家庭环境、认罪服法程度制定“一人一策”,科学实行个别教育。

    针对外籍服刑人员,东莞监狱办了“中文识字班”,课程内容包括识汉字、书法、太极拳、传统歌舞等。服刑人员通过课程的学习,接受中华传统文化熏陶,慢慢从认识进而认同、中国监狱的管理和教育。

   “在监狱里,我们鼓励服刑人员把刑期当成学期,利用这段时间,学习一技之长,回国以后有一门谋生技能。”刘兴波表示,通过在监狱改造,用中华传统文化进行内化,到刑满释放的时候,不仅仅把中国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也培养了服刑人员对劳动价值的认同。

    考虑到外籍服刑人员家属都在国外,来监会见一次不容易,为了能让这些跨国家属与狱内亲人尽早见面,九监区还提出了“马上就办”的工作作风。所谓“马上就办”,就是在家属办理好会见手续以后,警察以最快的速度,把服刑人员带到会见室,与家属会见,这个时间尽量不超过10分钟。此外,东莞监狱会见室还在全省监狱系统率先做到“中午不关门、周末不休息”,最大限度地方便罪犯亲属办理会见。“虽然这样不可避免地增大了警察的工作量,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张贵灵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