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监狱管理局
关注广东监狱微信公众号

可通过微信查询服刑人员信息

远程会见预约
12348 广东法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监狱警察 -> 从警心得

军训之“苦”

时间:2013-12-27   来源:本网站  访问量:17801

    那年我十九岁,大一新生。表面上,每天都顶着烈日规规矩矩、认认真真在操练;心底里,却总在嘀嘀咕咕、嘟嘟囔囔骂苦怨累。年轻的心,始终忍不住躁动,总渴望可以摆脱、可以解放,也庆幸着这将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军训!
    如今我二十六岁,狱警新人,又一次“不幸地”遇上军训。每天,当别人还在被窝里做着美梦时,我们早已顶着渐寒的秋风,吼着嘹亮的呼号跑了一圈又一圈。每晚,当夜幕初上万家灯火时,我们还要踏着整齐有力的步伐,在广场上操练一遍又一遍。论训练之严格、时间之长、体力消耗之大,比起大学军训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奇怪的是,我却未曾像七年前那样埋怨、甚至从未想起“苦”字。反是母亲心疼了:“怎么可能不苦?别硬撑着,说出来心里到底会好受些……”
    何谓之“苦”?七年前,我勉为其难地“被军训”,尽管训练强度不大,但心不甘、情不愿,那固然能称之为“苦”。七年后,我放弃原本安逸舒适的工作,避开了亲朋好友的阻挠,好不容易才踏上了这让我魂牵梦绕的从警之路,试问,短短两个月的军事训练算得了什么苦?甚至于在我看来,它更像是我梦想之船扬帆起航所激起的第一朵浪花,是我人生拼搏的第一声号角!“要我做”是苦,“我要做”的何苦有之?
    回想起来,我何其幸运,大学尚未毕业便顺利找到一份尚算体面的工作,每天西装革履、朝九晚五,没有太多的工作压力,生活安稳而惬意。但我却始终焦虑不安,特别是在发现自己开始对生活失去了激情、对未来失去了憧憬之时,我开始害怕,害怕这安稳不知哪天会吞噬掉我的斗志,“温水煮青蛙”、“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等典故整天在我脑海里打转。于是,自小便种在我心中的梦开始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加入警队、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何谓之“苦”?于我而言,安稳是苦、舒适是苦、失却斗志是苦,唯独磨砺不算苦、做我所爱不算苦!我已然走出了第一步,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东莞监狱  陈柱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