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监狱管理局
关注广东监狱微信公众号

可通过微信查询服刑人员信息

远程会见预约
12348 广东法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 理论研究

病犯心理障碍综合分析与对策探讨

深圳监狱 李平香

时间:2013-10-17   来源:本网站  访问量:14076

    医院作为监狱的一个重要而特殊的组成部分,承担着医疗和监管的双重任务。医院所接纳处置的病犯是一个特殊的群体,除躯体疾病外,其所伴随的心理障碍也极为突出。通过近年来的系统观察和干预实践,我们发现并深刻体会到心理因素在病犯的发病、病情发展、转归、诊疗、复发等多个环节均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并深刻影响到病犯的情感和行为。在对病犯进行医学治疗的同时,不失时机地进行心理干预对病犯的生理、心理两方面的康复均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本文对病犯的心理障碍进行了综合分析,并提供对策探讨。
    一、病犯心理障碍的表现形式
    通过对门诊就诊病犯、巡诊就医病犯、住院留观病犯等几个样本调查,发现心理障碍在病犯中普遍存在,病犯心理障碍的表现形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1.心境障碍
    最多见的是抑郁发作,其次为焦虑。从心境不佳到忧伤、悲观、绝望。病犯常感到心情沉重、度日如年、痛苦难熬,无法完成劳动任务;部分病犯有强烈的自责、内疚、无助感。有时表现为抑郁和焦虑双相发作。就诊病犯大多主诉全身乏力、头痛、睡眠障碍、食欲不振、体重减轻。一种极端的例子是反复就诊的疑病状态,如一病犯平均每周都要来看2次病,每次看病均重复同样的症状,并反复与警官、医生纠缠,而实际上各项检查均无异常。另一种极端的例子是自伤自残或绝食,仅今年上半年医院就接诊此类病犯7例。
    2.癔症与神经症
    癔症与神经症实际是一组心理问题,常有一些较明显的诱因或心理暗示。一些病犯用过分夸张的言行吸引他人注意,有时甚至有一定的表演性。另有一些病犯有惊恐发作、强迫症状。癔症发作时常伴有哭闹、全身发紧、呼吸急促、过度唤气、痉挛、强直状态甚至抽搐,常被误诊为癫痫。近年来,我监此类病犯显著增多,据我们调查,仅今年上半年因此类症状就诊的罪犯就有40人次,少数病犯反复多次发作。
    3.情感障碍
    情感是人的一种内心感受和主观体验,正常的情感反应是一种生理和社会需要,有利于人的正常行为和社会责任的发挥。但在不少病犯身上却发现存在明显的情感障碍,反映出在高级精神活动方面的缺陷。例如不少病犯表现在善恶感、责任感、亲情、友情、感恩、羞耻、荣誉、快乐等方面情感反应低下,在监管实践中我们确实观察到病犯大量肤浅、易变以及负面的情感问题。
    4.人格障碍
    通过长期观察我们也发现不少病犯存在一定程度的人格障碍,人格特征明显偏离正常。最多见是冲动型人格、反社会型人格。
    冲动型人格以冲动行为作为主要表现,易与同改发生争吵和为小事发生冲突,人际关系紧张,特别是在其行为受阻或受到批评时,往往不能自控,甚至出现暴力行为。
    反社会型人格表现为违反监规纪律和劳动制度、投机取巧、不履行义务。在就医过程中不顾事实、编造病史、欺骗医生的“伪病”不在少数。例如今年发生多起“伪瘫”案例,除“伪肢体瘫”外,其中一例竟然是“伪面瘫”。
    二、心理障碍相关影响因素分析
    病犯的心理障碍相关影响因素是多方面的,对此进行综合与个性分析尤其重要。
    1.年龄因素
    观察表明:冲动行为、情感障碍、癔症在18-30岁之间的年轻罪犯发生率最高,一方面与该年龄段情感自我控制能力较差有关,另一方面与该年龄段生活经历和认知能力有限有关。
    在中老年年龄段罪犯抑郁、焦虑、神经衰弱发生率较高,常常伴有睡眠障碍,他们对家庭、子女的担忧与牵挂往往成为最突出的心理问题,同时由于巨大的人生落差造成了难以排解的心理负担。
    2.文化程度因素
    调查表明:文化程度低的罪犯心理障碍更为突出且更难克服。教育程度的低下不仅体现在对现实和社会缺乏更全面客观的认识,也体现在性格矫正的依从度较低,领悟性、应对能力与自省能力差,改造难度大。
    3.家庭因素
    家庭环境对个性的形成和发展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另外成长时期的个人境遇与家庭因素又是密切相关的,所以我们观察到不同的家庭背景所造成的心理障碍类型有明显区别。不完整的家庭或家庭经济条件差的罪犯易出现人格异常表现。
    4.疾病和身体素质因素
    病犯基础的躯体疾病与心理因素互相影响的,在恶劣的心理条件下躯体疾病可以反复加重且迁延不愈,在医院监区这样的案例也特别多。反之,如病犯的心态好,则疾病的康复快。罪犯基础的身体素质也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身体素质差的人容易将躯体感觉迅速传导为心理体验,从而出现将一般症状放大,以至出现“疑病心态”。
    5.犯罪性质因素
    对于职务犯罪的病犯,由于这类罪犯人格相对成熟、社会阅历丰富,有一定的专业和行政管理经验,心理障碍更多地体现在自尊心和荣誉感受挫引发的人生悲观心理,深藏不露,少数人导致重度抑郁。对于暴力犯罪的病犯,仍然以冲动性言行为主。对于偷窃诈骗类罪犯,更多地表现为人格异常,诈病的发生率较高。
    6.刑期因素
    刑期长的罪犯在人格异常、抑郁、冲动、情绪等心理指标异常比例明显高于刑期较短的罪犯。在较长时间的服刑环境下,一些心理情况可能形成恶性循环,主要表现在对前途失去信心、自我评价逐渐下降、情绪日渐低落,称之为精神“耗损”。对于患有慢性器质性疾病的病犯,由于担心疾病长期得不到有效治疗,对身体康复缺乏信心,把自己理解为“废人”,长此下去,形成顽固性抑郁。
    7.综合因素
    个人的心理障碍总是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在实际监管实践中,我们需要汇总进行综合心理因素才能得到一个完整的模式。我们经常使用“罪犯心态平衡度”这个概念来评价罪犯的心理状况,就是通过观察、查阅、了解、谈话等途径收集罪犯的资料,从其犯罪过程、成长经历、职业、家庭情况、个性特点、行为特征、疾病情况等来进行综合分析出其心理特征。
    三、病犯心理障碍的应对策略
    1.多管齐下,促进警察心理教育意识的提高
    警察心理教育意识的提高,尤其是承担一线监管矫治任务的管教警察的心理教育意识的提高,对于预防服刑人员的心理失衡和做好有关的心理保健工作是有很大帮助的。各级主管部门应多管齐下,通过组织培训学习、采购下发专业书籍、鼓励激励警察业余参加心理学继续教育等方式,促进警察心理教育意识的提高。
    2.注重观察,充分掌握服刑人员真实状态
    管教警察要充分掌握服刑人员心理动态。警察在日常工作中一方面要利用自己的眼睛、耳朵等感觉器官去感知服刑人员的行为,一方面充分发挥耳目和互监组的作用,对犯情的摸排争取做到及时准确。在平常的个别谈话、学习劳动、日常交往过程直至日常生活的所有方面,都注意观察服刑人员的精神面貌、言谈举止、兴趣爱好、待人接物的表现。在此基础上,结合服刑人员生病前后的表现,最大程度地掌握服刑人员的真实状态。
    3.加强学习辅导,帮助服刑人员提高自身心理健康意识
    服刑人员应该积极发挥自身的主观能动性,树立良好的心理健康意识。监狱警察应帮助服刑人员正确地对待自身存在的生理或心理问题,然后寻求科学的方法加以解决。帮助和教育服刑人员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重塑自信;保持良好的学习和生活习惯,纠正坏习气;保持身心健康,加强自己的德行修养;多与人交流沟通,结合自身性格特点采取有效的方式把问题转移。警察和心理矫治人员应该通过集体教育、个别谈话、理论学习等方式帮助服刑人员学习一定的心理健康知识。积极拓宽预防渠道,教给服刑人员一些解决问题的技巧。
    4.加强监管,保证正常改造秩序
    监狱作为人员集中的场所,有服刑人员生病是极为正常的事情。而监狱作为具有强烈封闭性和惩罚性的刑罚执行机关,有服刑人员存在疑病、诈病的情况也是极为正常的现象。面对部分服刑人员编造病史、欺骗医生的“伪病”,以及部分癔症和神经症的情况,监狱警察需加强监管,保持必要的监管力度,以保证正常的监管改造秩序。
    5.常态监测,积极进行心理、精神干预和治疗
    对待服刑病犯,无论是在医院门诊、住院治疗期间,还是在各监区改造生活期间,应对其进行常态监测,必要地情况下可实时对其进食情况、行为异常情况、治疗依从性、服药情况等进行记录。针对主要由心理问题导致的身体不适病犯,监区可配合心理矫治中心对服刑人员进行心理干预和治疗。针对少数带有精神性问题的病犯则可会同社会医院精神科医生共同提出治疗方案,特别是对待一些确实需要用抗抑郁、抗焦虑药物甚至抗精神病药物治疗的病例,则更需要药物治疗与心理疏导同步进行。
    四、结语
    各种类型的心理障碍在病犯中不同程度存在,而影响心理障碍的因素又是多方面的,涉及到年龄、职务、刑期、文化程度、家庭情况、疾病、身体素质等等方面,因此在心理干预对策中,应当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综合性、个性化措施,这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责任和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