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监狱管理局
关注广东监狱微信公众号

可通过微信查询服刑人员信息

国家政务服务投诉与建议
小程序
远程会见预约
12348 广东法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 理论研究

对香港惩教工作的思考

深圳监狱 葛飞

时间:2011-12-12   来源:本网站  访问量:16191



    9月4日到9月9日,在深圳市司法局陈志刚局长率领下,由局机关和监所警察组成的考察团,前往香港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考察交流活动,主题是“服刑及劳教人员管理与教育”。
    此次学习考察活动,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我们先后与香港惩教署官员和退休职员、善导会工作人员、青山医院法医精神科医生、刑满释放的更生人士面对面的座谈交流。还实地参观了白沙湾惩教所、香港惩教署职员训练院、香港惩教历史博物馆和正生书院等场所。
    这次的学习考察活动呈现了以下几个特点:一是课程内容主题鲜明。紧扣我们从事的服刑人员和劳教人员管理这项工作。交流的嘉宾多是在实践中具有丰富经验的工作者,这更利于我们进行无障碍地深入交流和探讨,对工作的指导性也更强,便于学以致用。二是课程设置形式多样。既有丰富的课堂讲授内容,也有各种参与性强的实地参观考察的安排。这样使得我们对于学习内容既有系统的认知,也有片段的感悟,有较强的启发性。三是课程安排视角多元。我们既有与政府机关职能部门的对口交流,也有与社会团体、公益组织的密切互动。特别是安排了我们与刑满释放的更生人士和失足青少年面对面的座谈,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可以帮助我们从另一个维度来认识和审视我们的工作。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此次学习引发了我们深入的思考。通过近距离观察香港政府部门的管理制度、管治文化和管理方法,特别是香港惩教署的服务理念、法治理念和文化建设,以及香港社会组织在社会管理中发挥的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总结起来,具体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行刑社会化
    具体到对服刑人员和戒毒人员的管理来看,香港惩教(监狱)工作的社会参与性强,罪犯更生(改造)工作社会化程度高。在“小政府、大社会”观念的影响下,政府有所为、有所不为,行为边界清晰。NGO组织(非政府组织)、宗教团体成为社会管理力量的有益补充,时常可以起到政府所无法起到的作用。
    这主要得益于政府资助和支持下发达的NGO组织的存在。如香港善导会就是这样的组织。该会成立于1957年,是一所专门为在囚及更生人士(刑满释放人员)提供社会服务的非政府机构。他们的服务对象遍及司法活动的各个环节:有针对被起诉的犯罪嫌疑人的情绪支持及审讯期间辅导;有针对在囚人士的释前辅导,还有“乐天伦中心”及“蓝巴士计划”帮助维系在囚人士与家人的关系;为释囚提供心理辅导、职业培训与选配、戒毒康复治疗和过渡性住宿;以过来人现身说法的方式向学生和社会公众提供预防犯罪的讲座。
    正生书院是一所由基督徒经营的私立中学,该校位于大屿山芝麻湾半岛的下径,是一个离岛。他们收治的对象是入学前情绪、行为上出现偏差、失控(打架、吸烟、滥药)的失足青少年,其学生90%来自香港法庭判处。他们大胆实践针对未成年罪犯的新的教育理念和方法:推行全人互动治疗社区模式,注重启发式教育,同工(注:专用名词,指书院工作人员)与学生同吃同住同劳动,身教重于言传;珍惜有限的教育资源,注重培育未年人的实用技能;在尊重和关爱中培养未成年人的自信、勇敢、忍耐、坚持、负责、和平、理性。
    类似的机构还有很多,如社区助更生委员会、惩教更生义工团等,共有60多家宗教组织和非政府机构为罪犯和释囚提供辅导、就业、膳宿援助以及娱乐和宗教服务。这些机构的存在填补了政府在社会管理方面难以触及的盲区,成为社会稳定的减压阀。
    另一方面是市民公众对惩教工作的理解和认知程度高。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开始,惩教署就先后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公众教育活动:他们委任了演艺名人如刘德华等作为更生大使,协助推广更生宣传活动;制作了全城响应助更生、惩教同心助更生、爱更生献关怀等主题的电视特备节目;与分区扑灭罪行委员会合作开展地区宣传活动。越来越多的社会团体和市民通过宣传活动加深了对更生工作的认识,并以不同的方式参加到助更生的工作中来。为监狱工作营造了良好的社会环境和舆论氛围。
    社会管理创新是中央提出的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政法工作的三项重点工作之一。如何创新,具体到监狱工作来说香港的做法和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借鉴。正如市委书记王荣同志在第26届夏季大学生运动会上的讲话中所指出的,我们正在建立一种“调动市民参与、社会共治的新机制”,这是一种城市管理、社会管理、行政管理一次前所未有的尝试。
    二、组织文化建设
    在香港不同的政府部门和社会团体中,让我们深有感触的是他们组织文化建设。不仅惩教署、职训局这样的政府机构,还有基督教正生书院、善导会等民间社团,都有着明确的抱负、任务、价值观。
    以香港惩教署的核心价值体系为例:
    抱负:成为国际推崇的惩教机构,使香港成为全球最安全的都会之一
任务:我们以保障公众安全、减少罪案为己任,致力以稳妥、安全和人道的方式,配合健康和合适的环境羁管交由本署监管的人士,并与社会大众及其他机构携手合作,为在囚人士提供更生服务。
    价值观:秉持诚信(持守高度诚信及正直的标准,秉承惩教精神,勇于承担责任,以服务社会为荣)专业精神(全力以赴、善用资源,提供成效卓越的惩教服务,以维护社会安全和推展更生工作)以人为本(重视每个人的尊严,以公正持平及体谅的态度处事待人)严守纪律(恪守法治,重视秩序,崇尚和谐)坚毅不屈(以坚毅无畏的精神面对挑战,时刻坚守岗位,履行社会服务的承诺)
    从中我们不难看出,惩教署所提炼的核心价值体系有着以下几个鲜明的特点:一是在表述语言上,没有政治口号,也尽量避免用空洞的理论说教的话语范式,抓住市民对惩教工作最期待、最关注的点,如:安全、灭罪、服务、公正、诚信、责任、亲和等;在表述方式上,着眼于对惩教职员行为的具体指导,简洁具体,操作性强;在表述内容上,体现了惩教工作的职业特点和香港地区的区域特点两个特点。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指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兴国之魂”,要“坚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社会思潮,在全党全社会形成统一指导思想、共同理想信念、强大精神力量、基本道德规范。”当前在社会价值取向多元化、复杂化的环境背景下,我们的警队也存在着一定程度的理想信念淡化、职业归属感弱化、职业倦怠感泛化、社会评价妖魔化的情况。我们也需要通过构建监狱人民警察核心价值观来明确导向、凝聚力量、提振信心、注入动力。着力构建和培育我们深圳监狱人民警察的核心价值观,是我们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重要方面,是发展警队文化的现实需要,也是实现人民群众对监狱工作期望的必然要求,是一件强基固本、凝魂聚气的战略举措。
    当然培育核心价值观绝非朝夕之功,不能寄希望毕其功于一役,也不能只搞运动式的学习教育活动,应当常态化的推进。在这方面香港惩教署的做法给我们的启示是:一是持续改进。核心价值体系推出已有十余年,它不是一成不变的。跟随时代的进步和理念的更新,其表述的内容和形式都发生了不少变化。如2010年对核心价值体系的表述进行修改完善时,他们就加入了“与社会大众及其他机构携手合作”的提法,行刑社会化的理念的影响跃然纸上;此外他们还在五项价值观中加入了“坚毅不屈”这一条,向社会公众彰显了惩教职员面对职业风险和压力的态度与精神。这无不表明核心价值体系不是一个用于装点的摆设,它本身就是一个不断的自我完善、自我更新的系统。二是持之以恒。 围绕核心价值体系,惩教署对全体职员逐年进行轮训。在每个警察职业生涯的全过程中,核心价值体系的教育是无所不在、贯穿始终的。在监所中,我们随处可见体现核心价值体系内容的张贴画、海报墙等,上面写着惩教署的抱负、任务和价值观,内容明确具体。惩教署着力营造一种氛围,使每一名警察从踏入警营的第一步就知道自己身处的这个团队的抱负和责任,使组织需要的思想和行动成为自然和必然。
    三、法治城市
    所谓的法治,亚里多德认为是法律得到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服从的法律又是制定得良好的法律。而在这次考察学习中,给我们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香港是个法治都会。法治是香港城市持续发展的基石,也是其最为强大的城市竞争力和软实力。
    制订的法律是不是良法,需要系统的考察研究才可以得出结论。但就我们在香港的所见所闻,民众的普遍守法、严格守法,这一点是勿庸致疑的。香港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城市之一,但我们此行的所到之处,市容美观、整洁,城市交通顺畅,工作效率高,人流、物流井然有序,笔者认为,这是香港长期坚持依法治市、从严管理的成果。特别是从许多细微之处就能发现这个城市的文明,例如:从自觉排队、车辆自觉停放在规定区域、严格遵守禁烟令等细节。我们可以看到,守法成为香港市民最基本的道德观,而由守法表现出的行为习惯、培育而成的法治信念和法治文化,又进一步提升了香港的文明程度和竞争力。
    这一方面可能与法律的威慑力有关,但更多可能缘于长久以来香港市民培育而成的公共品德与良好风气。人人都捍卫法治,这正是一个社会法治成功的标志。法治的精神已经深深植入香港人生活中,就像空气一样,虽然看不见,但体现在香港政府管治和市民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之中,在每时每刻发挥着作用。更令香港居民自豪的是,遵守法律已成为一种生活习惯。正是市民良好的公共品德与风气,大大节约了政府管治的成本,提高社会管理运行效率。
    短短一周的考察学习,囿于学识和时间局限,我们对香港服刑和戒毒人员的管理教育工作的了解还不够深入细致,其中很多体会是感性的。但总体而言,这次考察学习收获很大,既加深了对香港在服刑人员和戒毒人员管理成功经验的了解,也开阔了视野,增长了知识,对我们今后更好地开展司法行政工作启示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