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监狱管理局
关注广东监狱微信公众号

可通过微信查询服刑人员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六一”特别约会:高墙内与爸爸爱的抱抱

时间:2017-06-06     来源:新快报    访问量:868   

    三岁半的女孩豆豆从未见过爸爸,儿童节当天,豆豆被爸爸抱在怀里,爸爸宠溺怜惜的眼神一直未离开过女儿。

    九岁的明华已经八年未拉过父亲的手,儿童节当天,他与爸爸一起在充气堡里走迷宫、坐滑梯,玩得十分起劲。

    在普通人眼中,父母陪伴过“六一”再寻常不过。但对于服刑人员的孩子来说,这是十分奢侈的事。6月1日,东莞监狱与东莞团市委联合举办了“小手牵大手狱园约定向前走”亲情帮教活动,83名孩子与74名高墙里的父亲度过了不寻常的“六一”儿童节。

    最远的来自尼日利亚,最小的孩子只有三岁半,最多的一家是三个孩子。东莞监狱在一个月前向表现良好的服刑人员子女发出节日邀请,利用孩子“六一”假期来到监狱与爸爸一起过节。尽管6月1日东莞的气温高达33摄氏度,但仍比不上与爸爸相见的高涨热情。

    监狱精心安排了不同主题的亲子互动活动。在“走出迷宫”板块中,爸爸先走入迷宫,孩子进去找到爸爸,父子合作克服路途障碍走出迷宫、走向光明;在“放飞梦想”板块中,爸爸和孩子一起涂鸦,在风筝图案上画出一幅美景,并一起放飞风筝、放飞梦想、放飞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监狱长张贵灵表示,亲情是治愈心灵的一剂良药,父亲与孩子在高墙内的特殊“六一”不仅能深化对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更好地发挥亲情教育的感化作用,让父亲和孩子彼此激励和鞭策,还能触动孩子的心灵,增进孩子与父母的了解,并且让孩子在未来人生路上,多一份对法律的认识和敬畏。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黄琼 通讯员 尹华飞 阚淼

    本版摄影:新快报记者 孙毅


    故事1

    她3岁半,出生后第一次被爸爸抱着

    3岁半的豆豆和妈妈、奶奶一大早坐高铁到深圳,再转车到东莞,这是她出生后第一次见爸爸。“半年前错过了探监时间,爸爸只隔着窗户看了她一眼。”李女士的丈夫因走私获刑12年,在东莞监狱服刑,“他被抓的时候,我刚怀孕四个月”。

    李女士本不打算带豆豆到监狱看爸爸,“她会问很多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路上,豆豆一直问妈妈为什么要坐车,要去哪儿。

    监狱亲子活动上,豆豆见到爸爸后自顾自地玩涂鸦,爸爸一直看着她,目光从未从女儿的身上离开,一会摸摸女儿的胳膊,一会问饿不饿,拆零食给女儿吃,两个人一起给风筝涂鸦。

    “在这里最想的就是孩子,经常看她的照片,这回可以抱抱了。”豆豆爸爸眼睛湿润着说,他将女儿抱在怀中,舍不得放下,“积极改造争取早点出去,陪女儿一起成长”。


    故事2

    他5岁,“明年‘六一’还来这里一起玩”

    亲子活动现场,有一座两层楼高的充气城堡,周围是大大的五彩气球,俨然一个小型游乐场。有一项活动是孩子在迷宫里找爸爸,然后小手拉大手走出迷宫,父子合作克服路途障碍走出迷宫、走向光明。

    5岁的林林走进城堡一层的迷宫寻找爸爸,转了几圈终于找到了爸爸,林林高兴地拉着爸爸的手爬上二层,父子俩坐着滑梯下来。

    林林的爸爸阿强因为抢劫罪获刑,2013年在东莞监狱服刑,还有余刑12年。“进来时孩子才10个月,现在上幼儿园了。”阿强告诉记者,老婆和他离婚了,孩子现在由爷爷奶奶照顾。

    今年快要过半了,林林还是第一次见爸爸,奶奶说林林去年和前年都不大想来看爸爸,“没有人和他说什么,小孩子就是对这个地方很抗拒,突然长大懂事了”。

    林林告诉爸爸他在幼儿园最喜欢吃青菜,最喜欢哪位老师,“明年‘六一’还来这里玩”。爸爸说他很想儿子,林林也说他很想爸爸,还跑到爸爸身边亲了一下爸爸。阿强激动地说,“谢谢监狱组织这次活动,不再隔着玻璃见,还能一起玩游戏,真是太好了。”


    故事3

    他来自尼日利亚,“爸爸手把手教我放风筝”

    来自尼日利亚的阿飞因贩毒获刑7年,还有余刑1年10个月。他与来自俄罗斯的妻子在广州相识,生了儿子多多。阿飞被抓时,多多刚出生没多久。

    “因为没有领证,一直没能会见。”阿飞的管教警官告诉记者,一直收不到妻儿的消息,阿飞入监后非常担心妻子带着孩子走了,无心改造。监狱方面与尼日利亚领事馆联系,通过各方沟通解决了亲情电话和会见的问题。

    从此,阿飞就像换了一个人,“整个人都安定下来了,积极改造。”妻子每个月都会带着儿子来看阿飞,这次举办“六一”帮教活动,管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阿飞,“他很重视亲情”。

    “六一”亲子活动现场,阿飞和儿子一起给风筝涂上颜色,教儿子怎么放风筝,一家人有说有笑。“So happy。”阿飞笑着说,争取明年就出去,已经打算好了,和妻子一起做服装外贸生意。

    说明:文中服刑人员和家属均为化名。